yfsjtitle.gif (1479 bytes)       yfsjfont.gif (1447 bytes)

 

 卷八十七  杂歌谣辞五

   歌辞五

    颍川歌

《汉书》曰:“灌夫不好文学,喜任侠,已然诺,诸所与交通,无非豪杰大猾。家累数千万,食客日数十百人。陂池田园,宗族宾客为权利,横颍川。颍川兒歌之。”

颍水清,灌氏宁。颍水浊,灌氏族。

    庾公歌二首

《晋书·五行志》曰:“庾亮初镇武昌,出至石头,百姓於岸上歌之。后连征不入,及薨,还都葬焉。”

庾公上武昌,翩翩如飞鸟。庾公还扬州,白马牵旒旐。

庾公初上时,翩翩如飞鸟。庾公还扬州,白马牵流苏。

    御路杨歌

《宋书·五行志》曰:“晋海西公太和中民为此歌,白者金行,马者国族,紫为夺正之色,明以紫间硃也。海西公寻废,三子非海西子,并缢以马缰,死之。明日,南方献甘露。”

青青御路杨,白马紫游缰。汝非皇太子,那得甘露浆。

    凤皇歌

《宋书·五行志》曰:“晋海西公生皇子,百姓歌之,其歌甚美,其旨甚微。海西公不男,使左右向龙与内侍接生子以为己子。”

凤皇生一雏,天下莫不喜。本言是马驹,今定成龙子。

    黄昙子歌唐·温庭筠

《晋书·五行志》曰:“桓石民为荆州,百姓忽歌《黄昙子曲》。后石民死,王忱为荆州之应,黄昙子,王忱字也。”按横吹曲李延年二十八解有《黄覃子》,不知与此同否?凡歌辞考之与事不合者,但因其声而作歌尔。

参差绿蒲短,摇艳云塘满。红潋荡融融,莺翁鸂鶒暖。萋芊小城路,马上修蛾懒。罗衫袅向风,点粉金鹂卵。

    历阳歌

《晋书·五行志》曰:“庾楷镇历阳,百姓歌之。后楷南奔桓玄,为玄所杀。”

重罗黎,重罗黎,使君南上无还时。

    苻坚时长安歌

《晋书·载记》曰:“苻坚既灭燕,慕容冲姊伪清河公主年十四,有殊色,坚纳之,宠冠后庭。冲年十二,亦有龙阳之资,坚又幸之。姊弟专宠,宫人莫进。长安歌之,咸惧为乱。王猛切谏,坚乃出冲,后竟为冲所败。”

一雌复不雄,双飞入紫宫。

    王子年歌二首

《南史》曰:“齐太祖高皇帝讳道成,姓萧氏。未受命时,王子年作此歌。按穀中精细者,稻也,即道也;熟犹成也。金刀,刘字;刈犹翦也。”

欲知其姓草肃肃,穀中最细低头熟,鳞身甲体永兴福。

金刀利刃齐刈之。

    邯郸郭公歌

《乐府广题》曰:“北齐后主高纬,雅好傀儡,谓之郭公。时人戏为《郭公歌》。及将败,果营邯郸。高郭声相近。九十九,末数也。滕口,邓林也。大兒,谓周帝,太祖子也。高冈,后主姓也。雉鸡类,武成小字也。后败於邓林,尽如歌言,盖语妖也。”

邯郸郭公九十九,技两渐尽入滕口。大兒缘高冈,雉子东南走。不信吾言时,当看岁在酉。

    邯郸郭公辞温庭筠

金笳悲故曲,玉座积深尘。言是邯郸伎,不见鄴城人。青苔竟埋骨,红粉自伤神。唯有漳河柳,还向旧营春。

    齐云观歌

《隋书·五行志》曰:“陈后主造齐云观,国人歌之,功未毕而为隋师所虏。”

齐云观,寇来无际畔。

    周宣帝歌

《隋书·五行志》曰:“周宣帝与宫人夜中连臂蹋踶而歌。”

自知身命促,把烛夜行游。

    谣辞一

    黄泽谣

《穆天子传》曰:“天子东游于黄泽,使宫乐谣云。”

黄之陀,其马歕沙,皇人威仪。皇之泽,其马歕玉,皇人寿穀。

    白云谣

《穆天子传》曰:“天子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天子谣,天子答之。”

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向复能来。

    穆天子谣

予归东土,和治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

    越谣

    古辞

君乘车,我带笠,它日相逢下车揖。君檐簦,我跨马,它日相逢为君下。

    长安谣

《汉书·佞幸传》曰:“成帝初,石显与妻子徙归故郡,其党牢梁、陈顺皆免官,诸所交结,以显为官,皆废罢。少府五鹿充宗左迁玄菟太守,御史中丞伊嘉为雁门都尉。长安谣云。”

伊徙雁,鹿徙菟,去牢与陈实无价。

    诚中谣

《后汉书》曰:“前世长安《城中谣》,言改政移风,必有其本,上之所好,下必甚焉。”

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城中好广眉,四方且半额。城中好大袖,四方全匹帛。

    会稽童谣

《后汉书》曰:“张霸,永元中为会稽太守。时贼未解,郡界不宁,乃移书开购,明用信赏,贼遂束手归附,不烦士卒之力,於是有童谣。”

弃我戟,捐我矛。盗贼尽,吏皆休。

    二郡谣

《后汉书》曰:“汝南太守宗资,任功曹范滂,南阳太守成瑨,亦委功曹岑晊。范滂,字孟博。岑晊,字公孝。二郡为谣。”

汝南太守范孟博,南阳宗资主画诺。南阳太守岑公孝,弘农成瑨但坐啸。

    京兆谣

《续汉书》曰:“李燮拜京兆,诏发西园钱。燮上封事,遂止不发。吏民爱敬,乃为此谣。”我府君,道教举。恩如春,威如虎。刚不吐,弱不茹。爱如母,训如父。

    后汉桓灵时谣

《后汉书》曰:“桓灵之世,更相滥举,人为之遥。”

举秀才,不知书。察孝廉,父别居。

    吴谣

《吴志》曰:“周瑜少精意於音乐,虽三爵之后,其有阙误,瑜必知之,知之必顾,故时人谣云。”

曲有误,周郎顾。

    晋泰始中谣

《晋书》曰:“泰始中人为贾充等谣,言亡魏而成晋也。”

贾、裴、王,乱纪纲。王、裴、贾,济天下。

    阁道谣

《晋书》曰:“潘岳才名冠世,为众所疾。后为河阳令,而郁郁不得志。时尚书仆射山涛领吏部,王济、裴楷等并为帝所亲遇,岳内非之,乃题阁道为谣。”

阁道东,有大牛。王济鞅,裴楷鞧,和峤刺促不得休。

    南土谣

王隐《晋书》曰:“杜预为镇南大将军,都督荆州诸军事,南土美而谣之。”

后世无叛由杜翁,孰识智名与勇功。

    宋时谣

《南史》曰:“宋时用人乖实,有谣云。”

上车不落为著作,体中何如作秘书。

    宋大明中谣

《南史》曰:“大明中,有奚显度者,为员外散骑侍郎。孝武尝使主领人功,而苛虐无道,动加捶挞,暑雨寒雪,不听暂休,人不堪命,或自经死。时建康县考囚,或用方材压额及踝胫,故民间有此谣。又相戏曰:‘勿反顾,付奚度。’其暴酷如此。”

宁得建康压额,不能受奚度柏。

    山阴谣

《南史》曰:“丘仲孚为山阴令,居职甚有声称,而百姓为此谣。前世傅琰父子、沈宪、刘玄明相继宰山阴,并有政绩,言仲孚皆过之也。”

二傅、沈、刘,不如一丘。

    梁时童谣

《南史》曰:“临贺郡王正德,性凶慝。其后梁室倾覆,既由正德。百姓至闻临贺郡名,亦不欲道,其恶之如是,故有童谣。”

宁逢五虎入市,不欲见临贺父子。

    曲堤谣

《北史》曰:“宋世良为清河太守,才识闲明,尤善政术。郡东南有曲堤,群盗所萃。世良施八条之制,盗奔它境,而民为此谣。”

曲堤虽险贼何益,但有宋公自屏迹。

    赵郡谣

《北史》曰:“后魏李孝伯,父曾,道武时为赵郡太守,令行禁止。并州丁零数为山东害,知曾能得百姓死力,不敢入境。贼於常山界得一死鹿,贼长为赵郡地也,责之,还令送鹿故处,其见惮如此。郡人为之谣。”

诈作赵郡鹿,犹胜常山粟。

    北齐太上时童谣

千金买药园,中有芙蓉树。破家不分明,莲子随它去。

    独酌谣四首陈·后主

陈后主序曰:“齐人淳于善为十酒,偶效之作《独酌谣》。”

独酌谣,独酌且独谣。一酌岂陶暑,二酌断风飙,三酌意不暢,四酌情无聊,五酌盂易覆,六酌欢欲调,七酌累心去,八酌高志超,九酌忘物我,十酌忽凌霄。凌霄异羽翼,任致得飘飘。宁学世人醉,扬波去我遥。尔非浮丘伯,安见王子乔。

独酌谣,独酌起中宵。中宵照春月,初花发春朝。春花春月正徘徊,一樽一弦当夜开。聊奏孙登曲,仍斟毕卓杯。罗绮徒纷乱,金翠转迟回。中心本如水,凝志更同灰。逍遥自可乐,世语世情哉。

独酌谣,独酌酒难消。独酌三两碗,弄曲两三调。调弦忽未毕,忽值出房朝。更似游春苑,还如逢丽谯。衣香逐娇去,眼语送杯娇。馀樽尽复益,自得是逍遥。

独酌谣,独酌一樽酒。樽酒倾未酌,明月正当牖。是牖非圜甕,吾乐非击缶。自任物外欢,更齐椿菌久。卷舒乃一卷,忘情且十斗。宁复语绮罗,因情即山薮。

    同前陆瑜

独酌谣,芳气饶。一倾荡神虑,再酌动神飙。忽逢凤楼下,非待鸾弦招。窗明影乘入,人来香逆飘。杯随转态尽,钏逐画杯摇。桂宫非蜀郡,当垆也至宵。

    同前沈炯

独酌谣,独酌谣,独酌独长谣。智者不我顾,愚夫余不要。不愚复不智,谁当余见招。所以成独酌,一酌一倾瓢。生涯本漫漫,神理暂超超。再酌矜许、史,三酌傲松、乔。频烦四五酌,不觉凌丹霄。倏尔厌五鼎,俄然贱《九韶》。彭、殇无异葬,夷、跖可同朝。龙蠖非不屈,鹏鷃本逍遥。寄语号呶侣,无乃太尘嚣。

    羁谣孔仲智

芳杜觞春酒,彷彿伤山时。徒歌不成乐,空以羁自悲。羁伤怀土心,遽复还山路。迨及春复时,无使春光暮。

    箜篌谣

结交在相得,骨肉何必亲。甘言无忠实,世薄多苏秦。从风暂靡草,富贵上升天。不见山巅树,摧扤下为薪。岂甘井中泥,上出作埃尘。

    同前唐·李白

攀天莫登龙,走山莫骑虎。贵贱结交心不移,唯有严陵及光武。周公称大圣,管、蔡宁相容。汉谣一斗粟,不与淮南舂。兄弟尚路人,吾心安所从。它人方寸间,山海几千重。轻言托朋友,对面九疑峰。多花必早落,桃李不如松。管、鲍久已死,何人继其踪。

    玉浆泉谣

《隋书》曰:“豆卢勣,为渭州刺史,甚有惠政,华夷悦服,大致祥瑞。鸟鼠山俗呼为高武陇,其下渭水所出,其山绝壁千寻,由来乏水,诸羌苦之。勣马足所践,忽飞泉涌出。有白乌翔止前,乳子而后去。民为之谣,后因号其泉曰玉浆泉。”

我有丹阳,山出玉浆。济我人夷,神乌来翔。

    鄴城童子谣李贺

鄴城中,暮尘起。将黑丸,斫文吏。棘为鞭,虎为马。团团走,鄴城下。切玉剑,射日弓,献何人,奉相公。扶毂来,阁右兒,香扫涂,相公归。

    唐天宝中京师谣

《唐书》曰:“李岘为京兆尹,甚著声绩。天宝中,连雨六十馀日。宰臣杨国忠恶其不附己,以雨灾归京兆尹,乃出为长沙太守。时京师米麦踊贵,百姓为之谣。其为政得人心如此。”

欲得米麦贱,无过追李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