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娜在沉思

双击滚屏 单击停止 

娇嫩的让娜沉着脸独坐草地,
我问她:你是否想要什么东西?
因为小孙孙要啥我都从命,
我悄悄观察她,总想要弄清
纯洁的小脑瓜究竟想些什么。
让娜回答说:“我就想看看动物。”
于是我指指草丛里一只蚂蚁。
“看吧!”可是让娜并不十分满意。
“不,动物又高又大!”
她总梦想
宏伟壮观,爱去海边遥望汪洋,
拍岸的涛声使她安静入眠,
叱咤的风云教她如痴迷恋.
她喜欢惊险,喜欢巨大辉煌。
我说:我跟前可没有一头大象。
别的东西行吗?一定想法弄到。
让娜伸出小手,指指苍天说道:
“我要那个。”这时暮色徐徐下降,
只见一轮明月涌现地平线上。



莎士比亚

迎着耻辱和嘲讽,莎士比亚
跃出,头带风暴,冲破云层,
幽晦的诗人写了一部作品,那
样艰涩,那样壮丽、恢宏,
光彩夺目,满是深渊,眩晕,
光焰射向山顶,
在未闻的幽境,那么阴沉、丰富,
三百年来,思想家迷蒙,
凝视他,惊愕,那是一切的归宿,
那是人类心灵深处的一座山峰。







继铜色的天幕,是灰沉
的苍穹。夜迈出一步。
黑暗之物将生,
树林窃窃私语。
风,吹自九霄。
黄昏金毯闪烁
的水面,皱起,一道道
黑夜的幽波。
夜又进了一步。
刚才,万物在聆听。
此刻,已阒然无语,
一切在逃亡、藏匿、寂沉。
所有生命、存在和思想
焦急关注
冥冥寂静走向
阴暗大境的脚步。
此刻,在云霄,
在阴暗的广度,
万物明显感到
一个伟大神秘的人物。




陷入沉思,
边毁边创造的上帝,
面对出混乱走向
虚无的世界,会怎么想?
他是否在倾听我们的声音?
和俯耳于天使,倾耳于恶魔?
巡视我们昏睡
的梦境,他又想到什么?
几多太阳,崇高的幽灵,
闪亮的轨道上多少星体,
在深渊,有多少
他或不满意的天地!
汪洋无垠,
几多巨魔,
黑暗中,滚动
多少畸形的生灵。
液汁流淌的宇宙,
还值得注视?
他是否会砸烂这铸模,
抛弃一切,重新开始?




唯有祈祷是避难所!
在幽暗的时刻,我们看见
所有创造
似黑魆魆的大殿。
当寒影浮荡,
当蓝天出眼中隐去,
来自天空的思想
只是缕缕恐惧。
啊!沉寂苍白之夜
在我们心间抖动某物!
为何在虚中觅寻?
为何要跪地匍伏?
这神秘的纤维是什么?
阴郁的恐慌,
为何麻雀失去自由?
雄狮再无法称王?
沉于黑暗的一个个问题:
在布满哀愁的天空;
在灵魂沉落、双眼迷失
闻所未闻的幽冥中,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致使人,被驱逐的精神,
怕见你可怕的宁静,
啊,无垠的阴影。



风暴

啊,我我们头上吹号的风,
你用狂暴的长翼,突然
撕碎透明的深渊,
我们像你,是过客,是游魂,
如同你,我们走向阴影指示的地域,
如同你,我们没有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