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丘上的话

双击滚屏 单击停止 

现在,我的生命如火炬在失去光焰,
我已经尽完了我的责任;
现在,我年事渐高,丧事一件接一件,
我正在触及坟墓的大门;
现在,我看到多少幸福美好的时光,
就在我梦寐以求的天顶,
有去无回,像往事被旋风一阵扫荡,
被黑暗吞噬得无踪无影;
现在,当我这样说:“我们胜利了一天;
明朝,明朝一切都是胡诌!”
我很伤心,我走在滔滔的大浪旁边,
像发遐想的人低下了头。
我的视线越过了翻滚不已的海洋,
越过了山岗,越过了河谷,
我看到满天浓云像一头头的绵羊,
在北风这秃鹰嘴下飞舞;
我听到有人正在捆扎收下的麦束,
空中有风声,海上有涛声,
我听着,我听浮想联翩的思想深处
比较着人语、水浪和轻风;
有时候,我头枕着稀稀落落的草茎,
躺在沙丘之上不想起身,
一直躺到当月亮张着阴森的眼睛,
开始出现和做梦的时分。
月亮升起,撒下了催人欲睡的月光,
撒向神秘,撒向海洋,大陆;
我们俩眼睛盯着眼睛,彼此在相望,
月亮在照耀,我却在受苦。
我已逝去的岁月到底消失在哪里?
有没有谁是认识我的人?
我青春时的光辉在看花了的眼底,
如今,究竟还能留下几分?
一切都已经离去?我疲倦,感到孤寂;
没有人来回答我的问话;
风呀!水呀!唉!我不也就是一声叹息?
唉!我不也就是一个浪花?
我所爱的人和物都已经无踪无影?
在我的心里已降下夜幕。
大地啊!你升起的浓雾抹去了山顶,
我可是幽灵?你可是坟墓?
我等待,请求,恳求,回答我:生活,欢笑,
爱情,希望,我都品尝完毕?
我把我这些坛坛罐罐一一地倾倒,
想从中再倒出一点一滴!
回忆和悔恨原来是多么难解难分!
一切都使我们哭断肝肠!
死亡啊!你是门栓,封死了人的大门,
我一摸,你是多么地冰凉!
我听不可逾越的海浪在轻轻咕哝,
海风在呜咽,我一时无话;
夏天在欢笑,但见大海边上的沙中,
蓝色的大蓟处处在发花。



“泉水从高高岩石上落下……”

泉水从高高岩石上落下,
流向汪洋大海,一滴一滴。
凶险的海洋对泉水说话:
“你要我怎么样?哭哭啼啼!
“我就是风暴,我就是骇怕;
“天的开始是我海的结束。
“小不点儿,我是无边的大,
“难道我还需要你的帮助?”
泉水对大海说道:“我给你,
“我默默无闻,我又细又微,
“茫茫大海,你没有的东西!
“我给你一滴可以喝的水。”



我为你在山岗上摘取了这朵花

我为你在山岗上摘取了这朵花。
它安详地生长在险峻的谗岩
石头缝里,这巉岩俯瞰波流。
只有老鹰认识它,也只有老鹰能和它接近。
阴影笼罩着沉郁的海岬腹部;
在太阳沉没的地方,我看见
苍茫的夜正在建造起一座云朵的长廊,
如同人们在胜利的场地树起
一座灿烂夺目红色的巨大凯旋门。
舟帆在飘动,到了远处越来越小;
在漏斗形的山洼子里,有几家灯火,
好像害怕人们看见似的,闪闪烁烁。
我为你摘取了这朵花,我的爱。
它颜色惨淡,花瓣没有芳香。
它的根,只是在高山的峰顶上
汲取了青绿色的海藻的一股苦涩味儿;
于是我说:“可怜的花,你本当
从这山顶上飘落到这巨大的沉渊里去,
那儿是海藻、乌云和舟帆去的地方。
葬身在这颗心里吧,它是更深的沉渊。
枯萎在这个胸脯上吧,那儿跳动着整个世界。
上天创造你而又把你付诸流水,
它创造你是为了海洋,我却把你奉献给爱。”
风起波涌;白日只剩下
一道微茫的光,正在慢慢儿消逝。
呵!当我在沉思,当黑色的沉渊
带着黄昏各种战栗侵入我的灵魂时,
在我思想深处我感到多么凄凉!



战斗结束之后

我的父亲,嘴边永远挂着温柔微笑的英雄,
身后只跟一个轻骑兵,由于他无比英勇,
身材魁梧,父亲对他格外垂青。
战斗结束后的一个黄昏,父亲骑马走过
死尸横陈的田野,夜晚降临。
他似乎听到阴暗处有微弱的声音。
这是溃败的西班牙军队的一员,
躺在公路旁血迹斑斑,
他喘息着,面无血色,气息奄奄,
说道:“我要喝水!可怜可怜吧,给点水喝!”
我父亲被他打动,向忠诚的轻骑兵
递去挂在鞍上的一个酒壶,
说道:“拿去给这个可怜的伤兵。”
突然间,正当轻骑兵俯身,
朝他弯下腰去,这家伙是个摩尔人,
抽出插在腰部的手枪,
瞄准父亲的头部大喊:“咳!”
子弹从头顶飞过,把军帽击落,
受惊的马往后猛然一跳。
“还是给他喝吧。”父亲说道。



播种的季节——黄昏

这正是傍晚的时候。
我坐在环形门下观赏
落日余晖,它照临
一日最后的农忙。
我深受感动地凝视
一个衣服褴褛的老头,
在苍茫的田野上,一把把
将未来的收成①撒进犁沟。
他那高大的深色身影,
横斜控制深耕的土地。
他多么有把握地相信呵,
时光的消逝并非无益②。
他在广阔的平原上走动,
一去一来,向远方抛掷颗粒,
重新张开手,合拢又张开。
而我,无名的知己,
当播种者神圣②的手势,
在杂有喧嚣的夜影中
向空中扬起,仿佛直薄
天上的星星,我在沉思。

①不说“种子”而说“未来的收成”,意谓种子播下去,即已丰收在望;极其真实地反映了播种者的心情。
②日月运行,新陈代谢,五谷正赖以生长成熟,故云:“时光的消逝并非无益”。对“时光的消逝”,抱积极、肯定、健康的态度,即便在雨
果笔下,也不多见,这里表述的,不单是心理状态,而是一种哲学观点。
②据勒瓦依扬的《雨果诗文选》,原文auguste借用拉丁语词义应译作“神圣”,因播种者的劳动是神圣的。同时代诗人拉马丁在史诗《若瑟
兰》中歌颂耕夫,表述了同样的思想:“呵,劳动,宇宙神圣的法则,你的奥秘,即将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