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3年2月15日

双击滚屏 单击停止 

他爱你,要爱他,和他共享温柔。
——别了!——我的宝贝!现在新娘出嫁。
孩子,我祝福你,从我家去他家,
你把烦恼留下,请把幸福带走!
此地都想留你;那儿急着等你。
天使,女儿,妻子,双重责任不忘。
你给我们遗憾,你给他们希望,
泪眼告别父母!笑脸初为人妻!



“正当水手在认真计算,在犹豫不定……”

正当水手在认真计算,在犹豫不定,
他向天上的星座询问他走的航路;
正当牧人的眼中充满奇异的景物,
在树林中间寻找他的归途和星星;
正当天文学家的全身都光彩夺目,
相隔十万八千里,在秤量一颗星球,
我,我却别求于这浩浩纯洁的晴空。
可是,这碧落朦胧,是一个无底深洞!
我们晚上看不清天使在碧空行走,
天使身穿蓝色的裙袍,应微微颤动。



明天,天一亮……

明天,天一亮,原野露曙色。
我就动身。我知道你在跂望。
我行经森林,我行经山泽,
我再不能长此天各一方。
我注视着思念踽踽地走,
什么也不闻,什么也不见,
怀着忧心,俯着背,交叉着手,
白昼,我觉得如同黑夜一般。
我不看直下江流的远帆,
也不看落日散成的彩霞,
几时我到了,就在你的墓前
放下一束青枝和一束花。



在维勒基埃

现在,巴黎的马路和大理石的建筑,
它的浓雾和屋顶,都远离我的眼帘;
现在,我的头上有许多浓阴和大树,
现在,我终于可以想想美丽的蓝天;
现在,我脸色苍白,我苦恼过后已经
胜利地摆脱了悲痛,
现在,我感到那大自然的和平宁静
又回到了我的心中;
现在,我坐在水浪滔滔的河边墓地,
看到辽阔安静的地平线十分感动,
可以在心中审视各种深刻的真理,
望着草中的花儿一朵朵姹紫嫣红。
现在,我的上帝啊!我虽然出于无奈,
但还可以平心静气,
亲眼看到这墓碑,我当然知道她在
墓碑深处长眠不起;
现在,平原和谷地,森林和白浪银涛,
望着这一片使我感动的神圣美景,
我看到你的奇迹,看到自身的渺小,
面对广漠的世界,我头脑重又清醒;
我前来找你,主啊!必须信任的父亲,
和平重返我的胸怀,
我把赞颂你光荣,被你砸碎的破心,
完完整整给你带来;
我前来找你,主啊!我承认你很崇高,
啊!英明的上帝啊!你温和,宽大,仁爱,
我承认你做的事只有你自己知道,
而人仅仅是一茎芦苇,在随风摇摆;
我认为,对死者说关上大门的坟墓,
却掌握通天的钥匙;
而我们在尘世间以为这已经结束,
其实才刚刚是开始;
我同意,跪下承认你是威严的天父,
独自在执掌无限,洞察绝对和现实;
我同意,心中应该流血,我口服心服,
我心服口服,因为这是上帝的意志!
我不会再想不通因为有你的决断
而发生的一切事物。
灵魂要历经哀伤,而人要历经边岸,
才飘向永恒的国土。
我们仅仅看得见事物的一个侧面;
另一面却消失在神秘的长夜深底。
人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被套着锁链。
人所见到的一切:无谓的一点一滴。
你总是安排孤独返回凡人的脚边,
不论何地何时何刻。
你不愿意让凡人活在这世界上面,
获得确信,获得欢乐!
人一旦获得幸福,命运就把它夺走。
不给他任何东西,他那短促的生命
不让他建立一个安定的居所,能够
说声:这是我的家,我的田,我的爱情!
人对所见的事物无法仔细地打量,
人要衰老,无凭无依。
既然事情是这样,那就应该是这样;
这我同意,这我同意!
世界是多么凄惨!和谐永远是如此,
上帝,这里面既有歌声,但也要哭声;
在无穷的黑夜里,人只是一颗原子,
恶人在夜里沉沦,善人在夜里上升。
我知道,除了怜悯我们每个人以外,
你有别的事情要想,
有一个孩子死去,母亲是多么悲哀,
可是不关你的痛痒!
我知道,有风一吹,果子就落地纷纷;
鸟儿会掉下羽毛,花儿会失去芳香;
造化其实是一个其大无比的车轮,
轮子要前进,总得有人被轧死遭殃;
年年,月月,大海的波浪,哭泣的眼睛,
都在蓝天之下烟消;
孩子们应该死去,而小草需要发青;
我的上帝啊!我知道!
在你的苍穹,在比云雾更高的天际,
在无始无终、静止不动的晴空碧霄,
也许,你正在制造人所不知的东西,
而人世间的痛苦是你制造的原料。
不测的事件要把可爱的人儿带走,
像旋风般来势汹汹,
对你无穷的主意,对你无尽的念头,
也许是非常地有用。
有一些不容变更、铁面无私的法则,
冥冥中在支配着我们莫测的命运。
上帝,你从从容容,就不能一时一刻
有一点侧隐之心,变动世界的均匀!
上帝啊!我恳求你,请注视我的灵魂,
并且要仔细地看清:
我谦卑得像孩子,我温和得像女人,
我对你十分地崇敬!
我还要请你看到;我自从曙光升起,
就在劳动和奔波,拼搏、战斗和思考,
我借助你的光辉去阐明各种道理,
谁对大自然无知,我就去加以开导;
要看到:我的责任在尘世都已尽到,
不怕仇恨,不怕翻脸,
我不能指望竟会得到这样的酬报,
我更没有可能预见,
连你也竟然伸出洋洋得意的拳头,
沉重地打在我这屈服顺从的头上,
你这样快地就把我生的孩子夺走,
而你明明也看到我生活很不欢畅!
心上被狠狠一击,就会有怨言出口,
我对神明也会冒犯,
我像生气的孩子向大海投掷石头,
向你喊出我的悲叹!
要看到,人痛苦时,上帝啊!就会怀疑,
而眼睛哭得太久,最后就变成瞎子,
伤心的事情使人堕入绝望的井底,
他再也看不见你,就不能对你沉思。
最后请看到:当人痛断肝肠的时候,
那此人不可能再会
让光灿灿的星空,仍然在自己心头
放射出清澈的光辉!
我曾像做母亲的那样软弱,可如今,
面对开阔的天穹,我在你脚边依偎。
因为我对造化的看法现在已更新,
我在哀伤中感到身上又有了光辉。
主啊,我现在承认:除非是疯病大发,
凡人才敢叽叽咕咕,
我不再怨天尤人,我不再诅咒责骂,
可是,你得让我痛哭!
唉!请让我的眼泪从眼中长流不止,
既然你创造凡人,就为了这么一点!
请让我俯身抚摸这块冰冷的墓石,
对我孩子说:你可感到我在你身边?
请让我和她谈谈,脚下是她的遗骸,
到了晚上,更深夜静,
仿佛黑夜里,天使会把她眼睛睁开,
这天使在仔细倾听!
唉!我羡慕的目光回顾逝去的往昔,
我生命中那一时一刻已去而不回,
我望着她张开了翅膀,并飞向天际,
我已经在人世间无法再找到安慰!
我会永远地记住这时刻,直到我死,
白流的泪啊!那时刻,
我喊道:刚才还是属于我的这孩子,
怎么!从此就算死了!
我这副狼狈样子,请你千万别恼火,
上帝啊!这伤口里血总是流淌不住,
我总是焦虑不安,我总是失魂落魄,
我的心只好顺从,但心里总是不服。
我请你不要恼火,哭哭啼啼是凡人,
丧事接二连三而来!
我们不那么容易能让我们的精神,
摆脱这巨大的悲哀。
你看,我们的子女对我们非常重要,
主啊,我们的命运,在每一天的早晨,
给了我们这么多痛苦,这么多烦恼,
还有这么多无知,还有这么多贫困,
我们看到出现个孩子,他高高兴兴,
小家伙可爱又神圣,
这样美,大家以为,孩子一走进大厅,
看到天上打开大门,
我们都看着这个宝贝十六年以来,
是多么聪明伶俐,是多么讨人喜欢,
当我们承认,这个大家疼爱的小孩,
在我们心里、家里像阳光一般温暖,
我们在尘世梦寐以求的事物之中,
孩于是唯一的乐趣,
要知道,这件事情多么伤心和悲痛,
看到她匆匆地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