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法勒的纺车

双击滚屏 单击停止 

中庭安放着这台精致的象牙纺车。
灵巧的白色纺轮,而纺纱杆是黑色,
天青宝石镶嵌在乌木的纺纱杆上。
这纺车在中庭的华丽地毯上安放。
是埃伊纳的工匠雕刻踏脚的填板;
一位天神听不进欧罗巴声声哀叹。
白牡牛把她背走,欧罗巴遇此危险,
只好叫喊,她低下眼睛,惊骇地发现
汹涌的大海正在吻她红嫩的双脚。
休息的纺车近旁,有一只篮子不小,
盛满半启的盒子,以及针线和女工,
米莱特的羊毛被染成金黄和紫红。
此时,正有一大批怪模怪样的幽灵,
可怕、可憎又可恨,走进深宫的内庭,
一个个血淋淋的怪物看不清脸庞,
乱哄哄在安静的纺车四周围游荡:
有勒耳那的水蛇,有涅墨亚的狮子,
罪恶的洞穴里罪恶的强盗卡库斯,
革律翁三头巨人,堤丰们来自波涛,
夜晚在芦苇丛中,他们大声地吼叫;
每个人额头上有狼牙棒揍的印痕,
远远地躲在暗处,露出屈辱的眼神,
每个人不敢靠近,只能是转来转去,
恶狠狠盯着纺车,车上有羊毛一缕。



书信

有白垩,还有赭石。你在此地会看到。
平原上田垄田沟划出万千的线条,
贴地而建的茅屋却被小树林挡住,
旧屋顶给茶色的景致在拨撒烟雾;
草地上高高站着几垛干草的草堆;
这儿没有恒河或凯斯特河的河水,
一条诺曼底小河,还有海水的盐分;
在右侧的向北处,古怪的地形横陈,
似乎用铲子铲成,都有分明的棱角;
这是远处的景色;乡村的教堂古老,
伸出尖尖的钟楼,排列在教堂两边,
弯弯扭扭的榆树一棵棵怒气冲天,
似乎都被放肆的西风吹得很烦躁,
向摇晃树林的风发出严正的警告。
一辆又高又大的大车停在我住所
附近生锈;眼前的地平线空旷辽阔,
蔚蓝的大海填满天边的大小缺口;
满身金装的公鸡和母鸡相约碰头,
在我窗子下聊天,阁楼给我这游客
不时地送来几首用土话唱的山歌。
我路上住着德高望重的制绳工人,
老人叽叽嘎嘎地转动着他的机轮,
麻线系在他腰上,向后面倒着行走。
我爱这儿的海浪时时有风狂雨骤;
这儿的田野整天在邀请我去散步;
这儿的村童手拿书本却对我羡慕,
因为我是居住在老师家里的来宾,
年纪是个大学生,假期却长得开心。
天在笑,而空气清;我主人屋里整天
有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百听不厌;
水在流,翠雀飞过;谢谢!我由衷地说:
谢谢,全能的上帝!——这就是我的生活,
我平平静静,不懂不忙,度我的时辰,
从从容容,一边思念你,白暂的美人!
我正听着孩子们叽叽喳喳,有时候,
我看到大海之上,好不神气的巨舟
在比僻野小村的鸽群更高的天上,
飞快地驶来,插着翅膀,要去远航,
被东西南北的风驱进了万顷烟波,
而不久前曾沿着码头在港口停泊,
远离忌妒的波涛,绝不回头地进发,
纵有高堂的眼泪,纵有妻室的惧怕,
纵有在水中面目狰狞的阴暗海礁,
纵有纠缠不休的种种不祥的海鸟。



来!一支看不见的笛子

来!——一支看不见的笛子
在果园里悠悠地响。——
最和平的歌儿
是牧童的歌儿。
橡树下,平如明镜的池水,
掀起青黛色的微波。——
最快乐的歌儿
是小鸟的歌儿。
但愿你一心无挂。
相爱吧!永远相爱!——
最迷人的歌儿
是爱情的歌儿。



清晨短柬

如果心心的相印不是骗人的谎言,
啊!你说,你做的梦也应该同样香甜,
我整夜都在梦里梦见在和你聚首。
我们在热烈相爱!你对我说:“都在流,
都在灭,也都在走;你的脸不变不移。”
我们应该已死在这个天国的梦里;
此情此景,可以说已经进入了天堂。
啊!我告诉你,不错,我们俩已经死亡。
我们彼此都认识你我灵魂的面目。
你和我在尘世间彼此相爱和倾慕,
这组成我们炽热并且光亮的躯体,
当然,我们彼此你认识我,我认识你。
我们面前出现了许多朝阳的脸庞,
都对我们说:“是我!”有声说话的日光
在歌唱;我们成为战栗,又成为呼喊。
你对我说道:“你听!”我的回答是:“你看!”
我说:“找个清静的去处,好倾吐相思;
“活下去;我们从前才只是两个影子。”
于是,我们一起喊,一起叫:“来!来呀!来!”
“我呢,我思潮翻滚,你呢,你往事萦怀。”
我们心醉神迷,唱起来,——是我们自己,
才是这红尘之中一切美好的东西;
善良、正义和慷慨,难以言表的崇高;
我们是炯炯目光,我们是奕奕光照;
黎明的微笑,玫瑰的馨香,就是我们;
我们俩把翅膀在星星的窝里放稳;
我们的天宇,我们的地域,就是天地,
我们的年龄:永恒;我们的爱情;上帝。



暗中的话

她说:真的,我心头不应有别的憧憬;
这般的岁月甜甜蜜蜜,又轻轻松松;
你在这儿,我的眼睛盯着你的眼睛,
我在你眼中看到你的思想在走动。
看到你便是幸福:我的幸福不完整。
也许,正因为这样,生活才更有味道!
我知道什么事情可气得让你发疯,
我决不让讨厌的家伙来开门打扰;
我变得十分渺小,我呆在你的一旁;
你真是我的狮子,而我是你的鸽子;
我听着你稿纸上安静轻轻的声响;
有时候,我从地上捡起你掉下的笔;
也许,我占有了你,也许,我看到了你。
思想是美酒,喝得沉思者酩酊大醉,
这我懂;但是,我要有人能把我想起。
看到你整个晚上钻进你自己书内,
你不对我说句话,你也不把头抬起,
在我爱你的心里留下了一丝阴影,
要让我完完全全看到你,要你自己
不时地转脸对我看一眼,一定,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