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响吧,要不断地吹响,思想的号角……”

双击滚屏 单击停止 

吹响吧,要不断地吹响,思想的号角!
当沉思的约书亚头颅向天空高翘,
这被激怒的先知领着他的人进发,
围绕着这座城市,吹响起他的喇叭,
绕第一遍的时候,国王展开了笑颜,
绕第二遍时,笑个不停,井向他传言:
“你以为放放空气能把我城市吹倒?”
绕第三遍的时候,约柜在前为先导,
接着是全体号手,接着是军队经过,
孩子们纷纷跑来,向约柜大吐口沫,
学着号角的声音吹起孩子的喇叭;
绕第四遍的时候,妇女们上来谩骂,
就在锈蚀得已经发黑的雉堞中间,
她们在墙上坐下,一边拿纺锤纺线,
并且对希伯来人扔石块加以嘲弄;
绕第五遍的时候,瞎子和跛子一同
走上昏暗的城墙,他们大声地嘘叫,
对阴天下吹响的黑喇叭大肆嘲笑;
绕第六遍的时候,那花岗岩的塔楼,
塔楼高又高,雄鹰在楼顶筑巢停留,
坚固得即使闪电也无法把它劈开,
国王放声地大笑,回到他高塔上来:
“这一些希伯来人音乐可奏得真好!”
全体元老也围着高兴的国王大笑,
晚上还坐在庙里,还在讨论和谈话。
绕第七遍的时候,城墙轰轰然倒塌。



昨夜

昨夜大雨滂沱,海潮涨得高高,
浓雾沉沉将整个海岸笼罩,
被浪拍打礁岩似群狗狂吠,
大海的嚎哭交织着天空的眼泪,
造物者在他那神秘的罐子里,
摇转着漆黑的海洋和无际的天地,
黑夜的巨嘴在风暴中不停地咆哮。
我听见海上传来一声警报,
遇险的水手发出求救的呼吼。
深夜里,风声愈紧,雨声愈骤,
没有领航人,避风港,没桅,没锚,
绝望的航船喊出了最后的呼号。
我跑出门去,一位老妇惊慌不安,
告诉我:“又沉了一条三桅帆船。”
我匆忙奔向黑夜茫茫海边,
恐怖的濛濛述雾令我感到孤单。
海浪突然从深渊中高高抬起头,
好像要把它罪恶的见证人赶走,
向我大施威风,朝我疯狂地嚎呼。
嫉妒的上帝,你为什么如此恐怖,
你制造毁灭,制造暴风雨和深渊,
你还不满足这么多沉沦的劫难,
你已经制造一连串的巨大覆没,
还留些时间去设置小的灾祸,
在弱小生命的额上你也要留下伤残,
你颠覆了法兰西,又毁了这条帆船!



诗人走到田野上

诗人走到田野上:他欣赏,
他赞美,他在倾听内心的竖琴声。
看见他来了,花朵,各种各样的花朵,
那些使红宝石黯然失色的花朵,
那些甚至胜过孔雀开屏的花朵,
金色的小花,蓝色的小花,
为了欢迎他,都摇晃若她们的花束,
有的微微向他行礼,有的做出娇媚的姿态,
因为这样符合美人的身份,她们
亲昵地说:“瞧,我们的情人走过来了!”
而那些生活在树林里的葱茏的大树,
充满着阳光和阴影,嗓子变得沙哑,
所有这些老头,紫杉,菩提树,枫树,
满脸皱纹的柳树,年高德劭的橡树,
长着黑枝权,披着藓苔的榆树,
就象神学者们见到经典保管者那样,
向他行着大礼,并且一躬到底地垂下,
他们长满树叶的头颅和常春藤的胡子,
他们观看着他额上宁静的光辉,
低声窃窃私语:“是他!是这个幻想家来了!”



两个女儿

黄昏已若明若暗,夜色迷人而四合,
一个女儿像天鹅,一个女儿像白鸽,
两个人一般高兴,长得都温柔娇美!
你们瞧,大的姐姐和旁边小的妹妹,
坐在花园门槛上。就在她们的头上,
有一束白石竹花,细茎儿又嫩又长,
在大理石的盆里被一阵风儿一吹,
俯下身来愣住了,望着这一对姐妹,
暮色苍茫之中在花盆边轻轻抖动,
仿佛有一群蝴蝶着了迷,停在空中。



“她已经脱掉了鞋,她又解开了头发……”

她已经脱掉了鞋,她又解开了头发,
我正打那儿经过,以为看到了仙女,
坐在灯心草中间,光着脚没有穿袜,
我就对她说:你可愿意到田野里去?
她朝我看了一眼,目光里一往情深,
我们赢得爱情时,美人才如此倾心,
我又说:你可愿意,在这相爱的月份,
你可愿意我们俩走进深深的树林?
她在水边的草里擦了擦她的双脚;
她又一次地朝我抬了抬她的眼睛,
顽皮的美人这下变得沉思和动摇。
小鸟在林中深处,啊!叫得多么动听!
河水是多么温柔,河水把岸边轻拍!
我看到美丽姑娘矜持、快活又胆小,
在高大而青青的芦苇里朝我走来,
头发飘在眼睛上,挡不住眉开眼笑。



童年

孩子在唱歌,母亲卧床,已衰竭病危,
在病人的头顶上,死神在云中游荡;
她奄奄一息,美丽的额头黯然低垂,
我在听母亲喘气,我听见孩子歌唱。
这个孩子才五岁,待在窗子的旁近,
发出动听的声响,笑着游戏不知愁;
这可怜又可爱的生命挨着他母亲,
孩子整天在唱歌,母亲整夜在咳嗽。
母亲将去教堂的石板下长眠安卧,
可是,这个小家伙又开始放声歌唱……——
痛苦是一枚果子;上帝不会让苦果
结在太柔嫩、承担不起的树枝之上。



统一

在棕色群山起伏的地平线上,
太阳,这朵光芒万丈的金花,
黄昏时分渐渐儿俯向大地;
一朵新开的银菊,在靠近麦地的野草中,
一座行将坍倒的灰色墙上,
谦卑地放射着天真洁白的圆光;
这朵小花儿,恰好从残破的墙上,
注视着那颗在永恒的碧空里
万古不息地把流光倾泻的巨星。
“瞧”,它向它说:“我也在发光!”



五月春

万物以爱的语言在抒怀。请看玫瑰。
别的事情我不谈,别的事情无所谓。
五月春!爱情欢乐,忧伤,炽热或妒忌,
使花木虫鸟甚至狼群都唉声叹气,
那年秋天,我曾把一句话写上树枝,
此树照念,还以为它是在即兴赋诗:
深穴老洞被松鸦嘲笑,正陷入沉思,
紧锁着浓眉,嘴巴做出撒娇的样子;
只为多情的青草爱上迷人的苍穹,
平原向“春天”倾吐相思,因而使空中,
喷香温情的空中充满绵绵的情话。
时时刻刻,只要有日头在蓝天高挂,
如痴似狂的田野已爱得越来越深,
尽情地散发芬芳,又借取和风阵阵,
向阳春送来它的香吻一个又一个;
田野里万紫千红,鲜花有各种颜色,
扑鼻的花香一边低声细语:我爱你!
在沟壑中,池塘边,甚至田垅和草地,
处处是斑斑点点,打扮得花团锦簇;
田野送给人花香,田野留下了花束;
正当此轻枝狂蔓嬉笑的阳春五月,
仿佛田野的唉声叹气,含情的密约,
仿佛田野一封封情书听得人絮烦,
在吸墨纸上留下印迹,点点又斑斑!
树林里的小鸟在细声细气地吟哦,
向各位仙女唱着一支一支的情歌;
万物在暗中倾诉自己内心的秘密;
万物在爱,轻轻地在承认爱得入迷;
仿佛长春藤,湖泊,迎风摇晃的橡树,
发花的篱笆,田野,叮咚的泉水,山谷,
在北边和在南国,在西天和在东方,
借着东南西北风把情诗齐声咏唱。



“如果我的诗句有翅膀……”

如果我的诗句有翅膀,
而诗句的翅膀像杜鹃,
我温柔而娇嫩的诗行,
会飞向你美丽的花园。
如果我的诗句有翅膀,
而诗句的翅膀像思想,
我的诗是点点的火光,
来把你家的炉灶点亮。
如果我的诗句有翅膀,
而诗句的翅膀像爱情,
我的诗会奔向你身旁,
忠实而纯洁,日夜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