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书为抄本,叶9行,行24字,分为四卷,每卷为一篇小说。卷一《连理枝》、卷二《玉管笔》、卷三《游春梦》、卷四《碧玉箫》。卷前题《新订萤窗清玩花柳佳谈》,唯卷二题为《新镌古今奇遇花柳佳谈》。推断作者“新订”为了刊刻“新镌”,终未能付梓,以手稿存世。《萤窗清玩花柳佳谈》与《古今奇遇花柳佳谈》之不同,反映了作者犹豫两端之未定。今次版行,以《萤窗清玩》四种,为题,列出《连理枝》、《玉管笔》、《游春梦》、《碧玉箫》之卷题,以醒眉目。
  书未署撰人,“萤窗清玩” 或为作者自况。卷一有云:“萤窗之寒士,本此以传奇。”或自号“萤窗”?每卷卷末皆有“烟花子” 之总论。从字体墨色之一致,作者、论者似是一人。或“萤窗”即“烟花子”。
  书中夹有作者后人致商务印书局谋求出版函一通。全文如下:
  启者,谨文有先祖遗下手著《萤窗清玩(文言)花柳佳谈》长篇言情小说一部。共四本,内分《连理枝》、《玉管笔》、《游春梦》、《碧玉箫》四种。全部(应为每种)四万余言,约有廿万字之富。诗词歌赋,优秀佳丽,笔法清新,实非世俗儒谈小说可比。兹欲在贵局出版,未悉适否采取?至于出版之手续、著作之待遇、版权之利益如何?素未详晓。用特函请贵局指示一切。或派一员到来苍梧县看守所,与本人直接面谈,俾将全豹一阅。倘蒙采取,将予互订合约,早行出版是荷。   此致    商务印书局钧鉴
  此函未署名,故连作者及其后人也无从知晓了。关于作者里籍,书中有一习惯性的误字,凡“只”字皆写作“即”。只即不分乃粤语语音在文字上的反映,即今时粤语仍言不知曰:“我母鸡呀!”作者应是操粤语的人。如果能找到与商务通信的作者的后裔,当会解开作者之谜。也期待有其他证据材料的新发现。
  小说托言宋、明为故事的时代背景:《连理枝》言“宋艺祖代周而兴”,于艺祖下批注:“现任大宋皇帝”,除此之外,其他三种皆托言称明。《碧玉箫》称“ 先朝正德年间”又具体说:“惟正德五年八月十一日。”《玉管笔》称“先朝庆历间”。《游春梦》称“天崇间先朝故事”,可知作者为清时之人。
  书题《花柳佳谈》 因是才子佳人故事。如四卷中公案判词所云“ 一时遇合乃千秋快乐佳谈,两美婚姻为百世风流话本”。书概为一见钟情,终身私订,顿生波折,金榜功名,终成连理。实乃清才子佳人小说之旧套。此四种格调亦与之相近:或是一夫双艳,或是佳丽类聚。烟花子三卷总论曰:“想必作者胸中有此素愿,权藉此索性写来耳!”
  “想必作者胸中有此素愿,权藉此索性写来耳!”今据山东大学图书馆所藏原书影印校点,书之眉批、夹批、侧批,过于繁琐,因予删省。其他则一仍其旧,如原书附有《劝戒色文》及《香闺十胜》二文,今仍附于书末。(古典小说之家l4z5整理)

 

 

 


更多精彩e书尽在:www.52e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