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名家联集之

 

 

何绍基联集


  何绍基(1799-1873),清诗人、书法家。字子贞,号东洲居士,晚号蝯叟,道州(今湖南道县)人。道光进士,曾任翰林院编修、国史馆提调、提督四川学政,因谤卸官,主讲济南、长沙等地书院,晚年主持苏州书局、扬州书局。博学多才,对经学、文字学、金石、史地均有造诣。论诗推重苏轼、黄庭坚,为晚清宋诗派作家。其诗内容多写个人日常生活或题咏金石书画。工书,擅真、草、隶、篆。得力于颜真卿,参以北魏《张玄墓志》及唐欧阳通、李邕笔法,其书注重碑学,笔意遒劲峻拔,别具风格。有《说文段注驳正》、《东洲草堂诗集·文钞》、《惜真味斋经说》、《史汉地理合证》等。

  四朝灵迹;
  三楚大观。
    ——题湘潭龙安寺

  静眠凉月;
  闲听秋声。
    ——题乐山大佛寺长亭

  风篁类长笛;
  流水当鸣琴。
    ——题苏州虎丘翠玲珑

  海右此亭古;
  济南名士多。
    ——集杜诗题济南大明湖历下亭

  古今双子美;
  前后两汾阳。
    ——讽 赠郭子美

  母为古列女;
  子作大将军。
    ——贺郭松林母寿

  荆楚无双地;
  湖湘第一楼。
    ——题岳阳楼

  鹏鹗厉羽翼;
  龙鸾炳文章。
    ——自题

  万水地间终是一;
  诸山天外自为群。
    ——赠友

  小海银鱼吹白浪;
  层楼珠酒出红霞。
    ——杂题

  千年仙枣不留核;
  五月落梅犹有花。
    ——题太白亭,又名仙枣亭,在黄鹤楼左侧,亭内祀李白

  山势盘陀真是画;
  泉流宛委遂成书。
    ——题苏州网师园小山丛桂轩

  园林到日酒初醒;
  庭户开时月正圆。
    ——题苏州网师园风到月来亭

  巢安翡翠春云暖;
  窗护芭蕉夜雨凉。
    ——题苏州网师园殿春簃

  心同佛定香烟直;
  目极天高海月升。
    ——题峨眉山万年寺

  丹花绿树锦绣谷;
  清澜白石玻璃江。
    ——题保定洒然亭

  节用爱人能道国;
  正心诚意乃修身。
    ——集句自勉

  兰气清和领群品;
  水怀虚静寄一天。
    ——题资中永庆寺

  古本书当十世守;
  青天月与九州同。
    ——题乐山乌尤寺藏经楼

  南邦寺死个和尚;
  西竺国添一如来。
    ——挽浏阳南邦寺住持

  西山载酒云生屐;
  南浦寻梅雪满舟。
    ——杂题

  同人有怀或集此;
  一日无事长欣然。
    ——题新都宝光寺明目堂

  自知性僻难谐俗;
  且喜身闲不属人。
    ——题新都宝光寺罗汉堂

  花笺茗盌香千载;
  云影波光活一楼。
    ——题成都望江楼吟诗楼

  突起芝山标七级;
  漫登龙塔看千峰。
    ——题湖南冷水滩回龙塔

  金台名士高前席;
  紫府真人校异书。
    ——题昆明黑龙宫

  游者当知山所向;
  静时犹有水能听。
    ——题福州鼓山星聚堂

  跌宕诗怀犹绮岁;
  商量春事又花朝。
    ——集杜诗题成都杜甫草堂草亭

  锦水春风公占却;
  草堂人日我归来。
    ——题成都杜甫草堂工部祠。 人日:正月初七

  满地绿阴飞燕子;
  一帘晴雪卷梅花。
    ——题苏州网师园看松陵画轩

  漉残醅翁葛巾迳;
  插遍野梅纱帽香。
    ——题西安清真寺

  身修天爵贵无比;
  心有菩提香益清。
    ——集帖自勉

  闲随射客登山屐;
  远访苏公洗砚池。
    ——自题

  菰蒲放鸭空滩雨;
  杨柳骑牛隔浦烟。
    ——自题

  嘘吸八窗通香蔼;
  回环万象出文章。
    ——自题

  爱书不厌如平壑;
  戒酒新严似筑堤。
    ——自警

  大河前横,孤帆远影;
  野亭仰止,独鹤与飞。
    ——题射洪东山寺

  坐到二更,合眼即睡;
  心无一事,敲门不惊。
    ——自题

  拍板征歌,唱大江东去;
  举杯邀饮,待明月西来。
    ——题镇江焦山枕江阁

  双桨来时,有人似桃根桃叶;
  画船归去,余情付湖水湖烟。
    ——题杭州西湖问花舫

  崇化重新,九天雨露栽桃李;
  书林复古,万里风云展鹗鹏。
    ——题零陵文庙。 崇化:崇化坊,位于福建建阳,印书业盛极一时

  与佛借蒲团,坐看大江浮日月;
  有僧供笔砚,写将警句压鱼龙。
    ——题湖北岳阳楼

  无奈荔枝何,前度来迟今太早;
  又摆苏舸去,主人不醉客常醺。
    ——题广州市西荔枝湾

  野饮几人偕,快醉山中桑落酒;
  郊居随处好,又逢湖上沈家楼。
    ——题西昌邛海

  山左有古历亭,坐览一带幽齐之胜;
  大清当今万岁,是为九年己未所修。
    ——集《兰亭序》

  是骨肉同年,诗订闽江,酒倾燕市;
  真血性男子,生依石甫,死傍椒山。
    ——挽张际亮

  把笔又登楼,愧学逊希文,才非工部;
  披襟频依栏,正风来水面,日到天星。
    ——题岳阳楼

  山左称有古历亭,坐览一带幽燕之盛;
  当今谁是名下士?不觉三叹感慨而兴。
    ——再济南大明湖历下亭

  雪壁写东坡,大好江山,天与此堂占却;
  芳樽开北海,无边风月,我如孤鹤飞来。
    ——题桐城徐勇烈馆诸雪堂

  烟雨漫湖山,佳壤初封,千古儒林凭吊奠;
  姓名留宇宙,遗篇在案,几行涕泪点斑斓。
    ——挽魏源

  象以虚成,有几多幻影浮烟,好向虚中求实;
  味于苦出,看千古忠臣孝子,都从苦里回甘。
    ——题风神庙戏台

  水竹傍幽居,想溪外微吟,密藻圆沙依草阁;
  楼台开丽景,结花间小队,野梅官柳满春城。
    ——何绍基题成都杜甫草堂大廨

  江上此台高,问坡颖而还,千载读书人几个;
  蜀中游迹遍,看嘉峨并秀,扁舟载酒我重来。
    ——题乐山凌云寺东坡读书楼

  我从千里而来,看江上梅花,已开到红羊劫后;
  谁云一去不返,听楼中玉笛,又吹起黄鹤高飞。
    ——题武昌黄鹤楼

  行路有何难,我曾从天柱、九嶷、三涂、太白、紫阁、终南,直到上京王者地;
  得师真不易,所愿与高堂、二戴、安国、子长、相如、正则,同依东鲁圣人家。
    ——自题联。下联所述诸人分别为西汉经学家高堂生、戴德、戴圣、孔安国及司马迁、司马相如、屈原

  集《禊帖》:

  怀古人若不可及;
  生今世岂能无情。
  快坐崇山观大水;

  慨陈古事悟时人。
  集《争坐位帖》:

  人传三异真名吏;
  古者九能可大夫。

  人品比南极出地;
  此心同大月当天。

  入世须才更须节;
  传家积德还积书。

  九品论存中正意;
  六书理悟史皇初。

  于人何不可容者;
  凡事当思所以然。

  才名震溢李供奉;
  画理清深王右丞。

  才名挺出如东野;
  佛理清深是子瞻。

  习勤不置能损欲;
  闻过则喜真得师。

  子美才名高画省;
  右丞清兴满终南。

  子瞻却喜文与可;
  鲁直深知李伯时。

  开尊忽见前身月;
  用世犹存半部书。

  无端开合电明野;
  不事安排月到天。

  五香佛海真无地;
  百尺书城半倚天。

  长官且喜传三异;
  宰相还同论十思。

  友来辄入论文座;
  书就还思做跋人。

  今既见心即见佛;
  子安知我不知鱼。

  月寮烟阁标清兴;
  文府书城纵道心。

  心同佛定香烟直;
  目极天高海月升。

  心光明定得初月;
  画本依微来晚烟。

  书有鱼传人咫尺;
  门唯爵到地清高。

  正高须比鲁宗道;
  高士争如张志和。

  未须百事必如意;
  且喜六时长见书。

  古文独祖卫东海;
  八分特数师宜官。

  功名盖世不矜伐;
  道德积身惟敬诚。

  圣业须参齐鲁论;
  尚书并校古今文。

  厌心悦目情文极;
  入地参天理数明。

  当如曾子日三省;
  更为张公加半思。

  同心不隔一片月;
  时论唯高尺五天。

  名书古画不易得;
  月阁烟寮相与清。

  两世勋名郭仆射;
  一家书画李将军。

  两京六朝富文史;
  三高八及挺才名。

  却为今疑思苦悟;
  须从异论见同心。

  身修天爵贵无比;
  心有菩提香益清。

  尚论情深容窃比;
  清修道合悟真如。

  知人其难九德贵;
  闻过则喜百世师。

  直谅喜来三径友;
  纵横富有百城书。

  金台名士高前席;
  紫府真人校异书。

  事到从容能合度;
  路当逼侧敢依人。

  到从月地参真佛;
  且据书城作寓公。

  诚存修省取诸震;
  德积高大贵能升。

  画本纷披来野意;
  文辞古怪亦天真。

  居安思危价节见;
  积疑得悟清光来。

  指挥文府才思盛;
  冠冕人伦道德尊。

  闻道何时常恐暮;
  置身有地未辞高。

  闻道真人在姑射;
  愿从古佛入菩提。

  美富文才传左国;
  清微画品数南宗。

  前席争传宣室对;
  等身唯守鲁堂书。

  真府相才葵向日;
  大光明地月当门。

  校书得理目如电;
  直节能光心比金。

  校理异文天禄阁;
  从容清绩盖公堂。

  特立独行有如此;
  进德修业须及时。

  爱道天开文府贵;
  无心月到画堂深。

  俯仰情文今与昔;
  纵横论列直而和。

  高士还如戴安道;
  乡侯合置王无功。

  高位尚须闻过友;
  美名不废等身书。

  悦心未厌无名画;
  积行唯收有用书。

  烟清忽见一勾月;
  人定微闻百和香。

  家藏古史存疑是;
  天与高文割爱难。

  率意不知行径晚;
  遂心时得异出藏。

  情文欲共尊彝古;
  志节应争日月光。

  清香满堂佛应喜;
  明月出海天为高。

  深堂有月同参佛;
  清昼无人自检书。
  道心尚见今犹古;
  辞令能无抗与卑。

  置身古人敢不勉;
  美利天下终无言。

  谨其常而权自足;
  深于情者才始真。

  附

  非夫子笠屐所经,纵天下名山应减色;
  于同辈渊源最早,听海东流水倍伤神。
    ——沈葆桢挽何绍基

  史馆建佳谟,惜创议未行,三品下庶僚,至今无列传;
  讲堂刊定本,奈校雠方半,九经中大义,从此付何人。
    ——俞樾挽何绍基

 

更多精彩E书请光临 http://ds.eyw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