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名家联集之

 

 

李鸿章联集


  李鸿章(1823-1901),晚清重臣,淮军创始人,洋务运动主要倡导者。字子黻、渐甫,号少荃、仪叟。安徽合肥人。道光二十七年(1847)中进士,受业曾国藩门下。咸丰三年(1853)受命回籍办团练,多次领兵与太平军作战。1858年冬,入曾国藩幕府襄办营务。1860年,统带淮扬水师。同治元年(1862),编成淮勇五营,是为淮军。旋任江苏巡抚,于江苏大力扩军,采用西方新式枪炮,使淮军在两年内增至六、七万人,成为清军中装备精良、战斗力较强的一支地方武装。到上海后,同外国雇佣军(后组建为常胜军)出犯太平军,攻陷苏州、常州等地,和湘军一起镇压了太平天国。
  从十九世纪六十年代起,李鸿章积极筹建新式军事工业,开始从事标榜“自强”的洋务事业,在上海和江宁创立江南机器制造总局和金陵机器制造局。同时,署理两江总督,继曾国藩署钦差大臣,专办镇压捻军事务,相继在山东、江苏间和直隶(约今河北)、山东间剿灭东、西捻军。1870年,任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控制北洋达25年之久,并参与掌管清政府外交、军事、经济大权,成为清末权势最为显赫的封疆大吏。七十年代起,进一步扩大洋务事业,并着手筹办北洋海防,于光绪十四年(1888)建成北洋海军,还创办各类新式学堂,并派人赴欧美留学。对近代中国社会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但中外力量对比悬殊的格局,使李鸿章产生严重的惧外思想,在对外交涉中始终坚持“委曲求全”的方针。先后签订《烟台条约》、《中法新约》、《马关条约》、《中俄密约》等。1899年任两广总督。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北京后,被任为议和全权大臣,与庆亲王奕劻代表清政府签订《辛丑条约》。1901年11月卒。谥文忠,晋封一等侯。著有《李文忠公全集》。

  天下翰林皆后进;
  蜀中佳士半门生。
    ——赠四川名人伍嵩生

  先辈声名传天下;
  后来兴起望吾曹。
    ——题北京化石桥桐城会馆

  受尽天下百官气;
  养就胸中一段春。
    ——自嘲

  一笑河清,乡国旧闻传谏草;
  千秋墩在,岁时薄酹荐香花。
    ——题合肥香花墩,原为包拯读书处,后建祠

  一死最难,异日何如今日好;
  千秋不朽,小星竟傍大星沉。
    ——挽殉郭子美某妾

  执别一旬,何意遂成千载隔;
  抗棱四裔,此才方识九州难。
    ——挽曾纪泽

  安得广厦千万间,庇天下寒士;
  愿与吾党二三子,称乡里善人。
    ——题杭州安徽会馆

  乌府纪殊恩,宸翰迎来双凤阙;
  赤箴留异绩,祠铭高并九龙山。
    ——题无锡惠山薛中丞祠,祀副都御史薛福辰

  为良相,为良医,只此痌瘝片念;
  有治人,有治法,何妨中外一家。
    ——题天津医学馆

  依然平地楼台,往事无忘宣榭警;
  犹值来朝车马,清时喜赋柏梁篇。
    ——题北京安徽会馆

  死事念诸君,尚落得一席名山,千秋俎豆;
  封侯嗤我辈,倒不如杖游南岳,钓隐西湖。
    ——题无锡昭忠祠

  师事近三十年,薪尽火传,筑室忝为门生长;
  威名震九万里,安内攘外,旷世难逢天下才。
    ——挽曾国藩

  老子婆娑看儿曹,整顿乾坤,当代重逢王海日;
  吾皇神武安天下,扫除纷乱,家祭无忘陆放翁。
    ——自挽。 王海日:王守仁之父

  奇迹比中泠,回思万马浮江,洗甲银河犹昨日;
  嘉名分上苑,曾见六龙驻辇,题诗琼岛忆春阴。
    ——题无锡惠山漪澜堂

  周旋三十年,和而不同,矜而不伐,惟先生知我;
  焜耀九重诏,文以治内,武以治外,为天下惜公。
    ——挽左宗棠

  易名兼胡左两公,十六字天语殊褒,异数更兼棠棣并;
  伤逝与彭杨一岁,二三子辈流向尽,英才尤惜竹林贤。
    ——挽曾国荃

  数千里奔湍激浪,到此楼前,公暇一凭栏,江汉双流相映照;
  十余年人物英雄,恍如梦幻,我来重访鹤,沧桑三度忆曾经。
    ——题黄鹤楼

  前后二赤壁,曾留妙墨镇斯堂,今兹大厦重友,月白风清思赋手;
  苏胡两文忠,并以翰林离此地,我亦连圻忝领,山高水落仰先民。
    ——题黄州东坡赤壁

  古今称形胜,历汉迄今几千年,王业潜消,治乱兴亡,都付与大江东去;
  雄秀出重霄,高瞻远瞩八万里,山灵蔚毓,英雄豪杰,当有共斯楼齐名。
    ——题武汉黄鹤楼

  谁云皮里阳秋,直绘出圣贤面目、奸佞心肠,是是非非,凭半日小轮回,唤醒瞌睡汉;
  我亦登场傀儡,须扮就名士风流、英雄气概,磊磊落落,做一个奇角色,留与后人看。
    ——题无锡惠山戏台

  辞暹罗太子,为江左高僧;想当年教演西方,心通南海,不知修到几生,才落得四十里袈裟之地;
  参大化元机,赞幽明盛世;看此日钵飞时雨,锡挂慈云,乃叹德涵无量,群瞻有亿万载金肉真身。
    ——题安徽九华山月身宝殿

  附

  朝廷谥丞相以忠,公其瞑目;
  中外惜欺人之死,天独何心。
    ——乔树柟挽李鸿章

  使当时尽用其谋,知成效必不止此;
  设晚节无以自见,则士论又复如何。
    ——严复挽李鸿章

  只手足回澜,奠无缺金瓯,薄海咸蒙元老福;
  丹诚殷向日,望归来翠辇,临终犹系荩臣心。
    ——荣庆挽李鸿章

  契阔旧相随,记从龙树分襟,尊酒迎宾应忆我;
  封疆才第一,正值鲸波沸海,角巾私第不言兵。
    ——王闿运挽李鸿章

  一个臣系天下重轻,使当年长镇日畿,定可潜消庚子变;
  八旬翁完真灵位业,溯壮岁同游月府,不能再逮甲辰科。
    ——俞樾挽李鸿章

  手奠东南几行省百战功高,惟兹海国一隅,是萧相关中,寇恂河内;
  身系安危数十年千秋庙食,试写丰碑万遍,记裴公入蔡,元顗平吴。
    ——盛宣怀挽李鸿章

  贱子于人间利钝得失,渺不相关,独与公情亲数年,见为老书生、穷翰林而已;
  国史于大臣功罪是非,向无论断,有吾皇褒忠一字,传俾内诸夏、外四夷知之。
    ——范当世挽李鸿章

  甫四十即封疆,未五旬即宰辅,经文纬武盖代,勋名历数寰中,荡寇域外和戎,力任其难,相业巍巍千古少;
  位三公为太傅,食万户为通侯,重地隆天饰终,典礼惟是边警,仍殷銮舆尚远,殁而尤视,忠心耿耿九原悲。
    ——俞樾挽李鸿章

 

更多精彩E书请光临 http://ds.eyw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