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名家联集之

 

 

李渔联集


  李渔(1611-1680),清代戏曲理论家、小说家。本名仙侣,字谪凡,一字笠鸿,号笠翁、笠道人,亦署新亭樵客、觉世稗官等。浙江兰溪人。崇祯八年(1635)应童子试。十年入金华府庠,几次乡试,均未中举。明清易代,遂避乡里。顺治三年(1646)清兵攻克金华,居家学农圃,后去杭州。居杭十年中,他创作了大量的戏曲和小说,传奇《玉搔头》、《怜香伴》、《意中缘》、《风筝误》及小说集《无声戏》、《十二楼》等,均作于此时。十七年举家避祸迁居南京,营造住宅名芥子园,经营的书铺亦以此为名。芥子园刊刻小说、戏曲,名扬天下。同时又组织戏班,以家姬粉墨登场,演出他编写的传奇。家居南京20年,率戏班浪游四方,献艺于缙绅之门,以缠头养活家口,卖艺谋生。康熙十六年(1677)由南京迁回杭州,筑层园于云居山东麓,后卒于此。李渔作有传奇10种,合称《笠翁十种曲》。故事新奇,情节曲折,场上案头,两擅其美,在当时传演甚盛,对后世也有影响,不少剧目在各剧种中都有改编演出。小说创作有《十二楼》、《无声戏》及诗文《一家言全集》等。李渔在中国文学史上的最大贡献,乃是一部《闲情偶寄》,在戏曲理论批评上的成就超越前人。浙江古籍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李渔全集》虽稍有佚误,但较为完备。
  李渔又是著名的撰联高手,其所著《笠翁对韵》在诗联界影响极大。《笠翁文集》中有各种对联100多副,日本静嘉堂文库汉籍分类目录中,有《笠翁对联》一书。除《笠翁对韵》,尚有联书《芥子园杂联》。

  孙楚楼边觞月地;
  孝侯台畔读书人。
    ——题金陵别墅

  休萦俗事催霜鬓;
  且制新歌付雪儿。
    ——题金陵别墅歌台

  仰啸仅离天尺五;
  俯观恰在水中央。
    ——题镇江金山寺浮屠绝顶

  奇石作龛盛佛骨;
  长江为鉴照禅心。
    ——题南京弘济寺

  树色苍茫初雨过;
  川原近远似霞蒸。
    ——题武汉晴川阁

  二柳当门,家计逊陶潜之半;
  双桃钥户,人谋虑方朔之三。
    ——题金陵别墅

  天近山头,到了山头天又远;
  月浮水面,撬开水面月还深。
    ——对慧远方丈

  名乎利乎,道路奔波休碌碌;
  来者往者,溪山清静且停停。
    ——题兰溪且停亭

  有月即登台,无论春秋冬夏;
  是风皆入座,不分南北东西。
    ——题扬州乐善庵

  繁冗驱人,旧业尽抛尘市里;
  湖山招我,全家移入画图中。
    ——题杭州芥子园

  与天为徒,疑上凤凰台,笑之曰咄;
  遗世独立,不愁鹦鹉舌,恨之奚言。
    ——题武汉晴川阁

  月圆人共圆,看双影今宵清光并照;
  客满樽亦满,羡齐眉此日秋色平分。
    ——贺张半庵夫妇中秋双寿

  足下起祥云,到此者应带几分仙气;
  眼前无俗障,坐定后宜生一点禅心。
    ——题大汉阳峰,在庐山东南部,为庐山最高峰

  当时怜嫂后怜姑,形姑之清者全由嫂浊;
  昔日露筋今露骨,笑骨之脆者只为筋柔。
    ——题高邮露筋祠

  矩令若霜严,看多士俯伏低徊,群嚣尽息;
  襟期同月朗,喜此地江山人物,一览无遗。
    ——题南京明远楼,贡院的一部分。 矩令:考场规矩

  仙家自昔好楼居,我料乘黄鹤者,去而必返;
  诗人生前多羽化,焉知赋白云者,非即其人。
    ——题武汉黄鹤楼。 羽化:古人称升仙为羽化

  天下名山僧占多,也该留一二奇峰,栖吾道友;
  世间好话佛说尽,谁识得五千妙论,出我仙师。
    ——题简寂观,庐山道观,今不存。据说释道两家在庐山长期争斗,道观几全被富僧占去,信奉道教的李渔愤书一联挂在简寂观老君殿上,才保全了此一道观

  高阁逼诸天,到此嘘气成云,送征人对岸骑鹤;
  大江流日夜,让我抽刀断水,似帝子当途斩蛇。
    ——题武汉晴川阁

  七夕是生辰,喜功名事业从心,处处带来天上巧;
  百花为寿域,羡玉树芝兰绕膝,人人占却眼前春。
    ——贺朱建三寿,朱居百花巷,七月七日生辰

  未闻安石弃东山,公能不有斯园,贤于古人远矣;
  漫说少陵开广厦,彼仅空存此愿,较之今日何如。
    ——题京师贾氏园,位于西草厂,清巡抚贾胶侯建,后为山西会馆。 安石:晋谢安

  东流西注,分去尽作安澜,神道之至公,类如是矣;
  南往北来,到此齐臻顺境,天地之无憾,其在斯乎。
    ——题山东分山龙王庙

  世间桃李,尽出公门,何须腊尽始芳菲,满眼无非春色;
  天下鱼龙,都归学海,不待时来方变化,启口即是雷声。
    ——赠程文宗

  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旧传飞鸟耘田,庶物效灵,宜受鬼神报答;
  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兹向名山立庙,百王来祀,愈增宫神圣嵯峨。
    ——题绍兴禹陵

  三载辛勤来此地,人怀必售之心,非秉至公则举者喜矣错者不能无怨,怨蓄谤兴;
  一生期许坐斯堂,务擅空群之识,惟持极慎则得者快矣失者亦可无惭,惭消誉起。
    ——题江南贡院至公堂

  《笠翁对韵》对句:

  月明山寺远;
  风细水亭虚。

  霞唤武陵桃淡淡;
  烟荒隋堤柳绵绵。

  花径风来逢客访;
  柴扉月到有僧敲。

  深宵望冷沙场月;
  边塞听残野戍笳。

  孤山看鹤盘云下;
  蜀道闻猿向月号。

  绣阁探春,丽日半笼青镜色;
  水亭醉夏,薰风常透碧筒香。

  陌上芳春,弱柳当风披彩线;
  池中清晓,碧荷承露捧珠盘。

  钟子听琴,荒径入林门寂寂;
  谪仙捉月,洪涛接岸水悠悠。

  三径萧疏,彭泽高风怡五柳;
  六朝华贵,琅琊佳气种三槐。

  柳媚花明,燕语莺声浑是笑;
  松号柏舞,猿啼鹤唳总成哀。

  附

 无意为联,而适得口头二语,颂扬明德,所谓天籁自鸣。榜之清署,以代国内之悬。有能易一字者,愿北面事之。一笑。
    ——致曹禾书

 凡作壁间联句,须有别才,文人之中,尽有事事擅长,而独艰于此者。笠翁诸联,无语不臻至极,千古上下,独步何疑。
    ——施菲莪

 诸联少则十余字,多亦不越三十字。其间议论叙事,波澜曲折,无所不有,可作一篇大文字,又可作两篇大文字,如此快笔,得未曾有。
    ——纪伯紫

 

更多精彩E书请光临 http://ds.eyw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