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名家联集之

 

 

田金楠联集


  田金楠,字春庵,号东溪。慈利甘堰乡东峪村人,十一岁应县试,拔前茅,二十岁入邑痒,为清光绪岁贡。田一生献身教育,除此,还担任过湖南省特别会议议员、慈利教育会会长、劝学所所长,纂民国县志时任馆长。

  四民之财钥;
  九澧此泉源。
    ——题澧县商钱局

  平分澧浦兰荃秀;
  近忆诗人水竹居。
    ——题澧县澄观堂

  帝旌以一言日烈;
  妇死而千载如生。
    ——题大庸烈妇张李氏牌坊

  东山闲并谢公卧;
  溪水辱于柳子愚。
    ——自题门联

  东南自古多佳山水;
  溪壑之流为海波澜。
    ——自题门联

  东壁所藏图书皆古;
  溪堂既作鱼鸟与亲。
    ——自题门联

  于进步中求退步想;
  在忙时节作闲时游。
    ——自题

  自生民以来逮于我;
  立天下之大视此亭。
    ——题澧县女校自立亭

  人生百年,同归于尽;
  君死万苦,则大可哀。
    ——挽王秀琳

  名祖有孙,嗣光文苑;
  经师愧我,垂老布衣。
    ——贺万振甫中乡举

  到此山来,莫放云去;
  任从波撼,难将石磨。
    ——题慈利五狮寺

  堂上文宣,空留纱幔;
  军中伯约,忍忆当归。
    ——挽王相廷母

  范志贾才,基于此举;
  父书祖德,大其所传。
    ——贺汤卜三入学

  艾不服官,松鹤比寿;
  谷能诒子,光鸿齐贤。
    ——贺朱荣安五十寿兼子纳妇

  杞妻不生,巴妇不死;
  天柱以立,地维以尊。
    ——题大庸烈妇张李氏牌坊

  鲁敬姜之教子必以道;
  陶士行非此母不能生。
    ——贺某友母寿

  并贞岭娥碑,传之不朽;
  合忠臣义士,过者生哀。
    ——题大庸烈妇张李氏牌坊

  大湖东西,澧浦与岳阳对峙;
  小范忧乐,英雄要儿女平分。
    ——题澧县南楼

  读欧公丰乐雄文,流风未沫;
  吊帝子藩封遗址,落日无言。
    ——题澧县屡丰亭

  君真酒狂,曾骂田蚡座上客;
  我自腹痛,忍停魏武墓前车。
    ——挽李心皆

  扼九澧上游,试饱看零山溇水;
  请诸君小坐,与细话秦塞汉关。
    ——题慈利亚门关

  饮鸠无言,式闾无私,所天无恨;
  崧梁不圯,茹澧不竭,此石不磨。
    ——题大庸烈妇张李氏牌坊

  魂兮归来,吾曹忍继宋玉而作赋;
  古孰无死,夫子乃从彭咸之所居。
    ——挽彭郎轩

  七十曰老而传,婚嫁今完向长愿;
  八千大椿之寿,德年及见子舆尊。
    ——贺何秋江寿兼为季子完婚

  是谁将眼孔放开,看得穿大千世界;
  到此要脚跟站定,才许入不二法门。
    ——题慈利香炉寺

  经学守专门,山川舆图,兼揽其要;
  鼓行惊特起,文学科目,克光而家。
    ——贺宋运明入学

  论行在列女诸编,可陶可欧可韦柳;
  介厘符九畴五福,曰富曰寿曰康宁。
  贺汪吉占母七十寿

  贾长沙举自茂才,此科实肇炎刘以上;
  杨中立辱称弟子,今日窃喜吾道之南。
    ——贺杨子平入学

  天岂丧斯文,胡令中华大教育家不禄;
  公亦死非命,请举史氏诸刺客传而焚。
    ——挽汤济武

  蜀道盼儿不归,洞胸由执干戈、卫社稷;
  富溪哭父之死,断肠是搜荩箧、典春衣。
    ——挽吴富溪室人

  缞抱及今全两孤,垩室义嫠,纱帷贤母;
  萸囊无术避重九,秋花晚节,寸草春心。
    ——挽王秀琳母

  溇澧名孝廉,天潢大宗师,汾晋慈父母;
  桐乡古祠祀,贞曜私谥诔,山阳旧悲思。
    ——挽莫星次

  臣而帝,武而神,庙祀普天,下通民社;
  澧在南,溇在北,江流遗恨,远汇荆门。
    ——题乾堰关庙

  投笔自雄才,可笑吾曹,毛锥子竟安所用;
  立功期马上,抗论先世,飞将军抑又何人。
    ——贺李植吾入武学

  仆本恨人,怅梦幻十年,每向婿乡泣故剑;
  今为吊客,正归来百粤,忍听漆史鼓歌盆。
    ——代麻子厚挽外兄失妇

  得名将为兄,鱼钓优游,世争羡严陵高蹈;
  来官衙作客,人琴寂寞,谁与招澧浦归魂。
    ——挽王厚生

  著书是旦功臣,同汉郑玄作笺,姬氏六典;
  表墓书澧处士,继晋周朴论世,石门一人。
    ——挽阎北岳

  今不异古,古不异今,天下同归,何思何虑;
  佛即是心,心即是佛,空山无侣,独往独来。
    ——题慈利应凤庵

  张老善颂,曰三于斯,古人且然,今人奚让;
  卫卿苟完,若一无与,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贺人成室

  北垣硕辅,西政通才,六官更新,一柱忽折;
  营道乡贤,庐陵师表,首丘长已,心丧无终。
    ——代人挽张百熙

  我长一日,君遽百年,既痛逝者,行自念也;
  子如荀龙,亲悲颜槨,犹有恨焉,夫谁为之。
    ——挽李发农

  问茫茫天道何存,怪雨盲风,此才竟沉汨水;
  叹滚滚江流不返,洧盘穷石,今日忍读离骚。
    ——挽彭郎轩

  读书忆屈子祠,蛩駏相依,往迹难忘醉酒地;
  听雨诵长公句,鶺鸰永痛,此生无复对床期。
    ——挽康子润(祖泽)

  撤缮惠曾分,贱子愧郭林宗,令子过茅季伟;
  悼亡诗又续,今人见王文简,古人忆元微之。
    ——挽康子厚母

  天下忧乐关心,请绎经言,知今乐亦犹古乐;
  汉家旌旗在眼,侧闻鼚响,于声和想见政和。
    ——题共和统一庆祝演堂戏台

  大汉茂材有异等之科,振拔殊尤,今视诸昔;
  吾湘骚赋为词章所祖,渊源忠孝,道存乎人。
    ——贺王子章入学

  此地当九渡仙楼,请与讹订道元,诗赓子寿;
  名家有百梅吟草,好将饵分绮里,乐傲林逋。
    ——贺朱贞白五十寿

  樽前谈笑只等闲,苍黄风云,演成人我悲欢局;
  座上官仪乍光复,俯仰今古,都作承平雅颂声。
    ——题共和统一庆祝演堂戏台

  慰陶家贤母,踵陈氏难兄,十驾名驹,居然千里;
  治盲左遗经,抱终童奇策,三年大鸟,视此一鸣。
    ——贺曾忠襄五十寿

  髹者千枚,与端木诸贤同传称才,蚕室具留特笔;
  封之四尺,望欧阳再世表阡述德,泷罔更续雄文。
    ——挽王酿溪父

  其遭逢兼桓嫠巴妇之难,孑然一身,用支夫家全局;
  有姓氏并孝子忠臣不朽,报以千古,岂直上寿百年。
    ——贺节孝妇谢氏与旌兼生日

  宦业一再传,而澬而嶷而章贡及沅,吏兵半资内治;
  范畴九五福,曰富曰寿曰考终好德,巾帼此号完人。
    ——挽安勉卿母

  三千界内大事都非,看困虎疲龙,战斗纷蕃一瞥尽;
  六万年来此山无恙,指孤云断石,姓名登览几人存。
    ——题慈利五狮寺

  以神媒配皇煌帝谛之尊,道在人伦,不使衣冠沦异族;
  继太昊俾天柱地维无恙,世留庙食,犹余社鼓走村翁。
    ——题女娲宫

  西川财赋擅天下雄,知遇得人,岂遽令盐铁一官终老;
  北极朝廷开商战局,贩傭愧我,能无望管刘诸佐再生。
    ——代人挽朱月麓

  卷石兀然,也说从太华飞来,遥指天外三峰,入想非想;
  浮生幻耳,即此是内翰坐处,要知和尚四大,似空不空。
    ——题庐山香炉峰石屋

  负名将才乃为盗贼所戕,怅望千秋,岑有君然,来有君叔;
  抱夫人恸而动门墙之感,飞腾一瞥,昔哭曾点,今哭曾参。
    ——挽黄迪健

  高登百尺楼,倏尔废,倏尔兴,四顾岸然,此何关天行人治;
  俯视万家县,亦有忧,亦有乐,诸君观者,莫空话尊酒斜阳。
    ——题新邵桂香楼

  问西国佛经几时南来,只凭两字慈悲,与文武圣神庙食千古;
  看东流澧水到此北折,突出数峰光怪,有蛟龙雷雨鼓鼚百灵。
    ——题慈利五狮寺

  乃公享耆英社香山会诸老天年,垂白不衰,硕果晨星想丰采;
  有子是祭征虏宗洮阳一流人物,楚黄有待,骅骝騕褭看飞腾。
    ——挽余处士

  尧民沉灾,溺矣谁援,天不佑神君,既引疾去官,又扼之以死;
  侨校遗爱,沦胥待尽,我谬领州序,谁起衰善后,而哭非其私。
    ——挽徐衡山

  贼氛甚噩,我武维扬,还九澧大好河山,民亦无恙,岁亦无恙;
  马革何常,羊碑不朽,看诸君争光日月,生安足论,死安足论。
    ——题镇署阵亡将士追悼会

  交君兄弟垂四十年,穷山老著书,我只与思园退翁,所欠一死;
  出宰邠丰逾三千里,禄米归遗母,天胡令颍谷纯孝,无从再生。
    ——挽侯丽生

  勤官则枢府诸老所褒,十余载贤劳,洗眼看太行以西,大河以北;
  扶病为枌乡百年救弊,数万家歌哭,吞声读刘翊之传,羊祜之碑。
    ——挽莫星次

  行列潜身,上将荣身,招讨杀身,命耶非欤?天胡为颠倒英雄若此;
  武昌革命,洮阳亡命,麓山归命,死者已矣,人将奈飘摇民国如何。
    ——挽蒋翊武

  正献家传,彦方乡望,安定人师,哀死荣生,闻长者风,咸兴而起;
  潢池兵弄,瀛海虏骄,河阳王狩,感时叹逝,为天下恸,兼哭其私。
    ——挽何秋江(金钊)

  溯家学以紫阳白鹿为宗,若论显扬,何足数东汉科中千八百室弟子;
  登兹堂发春露秋霜之感,是谁瞻拜,独无惭南安迁后二十一传贤孙。
    ——题黎氏祠堂

  富以侠称而不永年,痛时势阽危,谁知蹈东海,帝西秦,有鲁连恨事;
  我为君解无如示旷,对乾坤泡影,敢谓齐彭殇,一生死,是漆吏妄谭。
    ——挽某氏

  民国维新,女校与维新,千载一时,为九澧好河山,特创乡土未有之局;
  兰台不朽,大家亦不朽,参天两地,看历朝贤闺阁,宁让男儿独成其名。
    ——题澧县女校

  长沙惊秋,我正抱吊屈子、哭贾谊悲哀,泪眼赋归来,又对酒垆恸向秀;
  乡校庇士,君雅有肩河汾、揖苏湖志事,学堂崇报飨,定应俎豆祔文翁。
    ——挽王亦文

  世界田海惊心,萃稗史四千余年,儿女英雄演出黄帝魂,顿令旧案翻新案;
  汉家旌旗在眼,看云台二十八将,公侯文武高陪紫微座,莫谓今人无古人。
    ——题常澧镇守使授勋演剧戏台

  宾客满门,雅不惭孔文举一流,岂期浊酒数尊,遽付与魏武征车,江郎恨管;
  园林再过,倏己哭马少监三世,太息浮云万事,莽愁煞内翰春梦,永叔秋声。
    ——挽王性成

  宋水连书,实吾澧从前未有奇灾,良吏不生还,应排阊阖叫帝阍,为遗民请命;
  郑渠无恙,是我公质成所留纪念,士林藉大庇,合撷芷兰望涔浦,续楚客招魂。
    ——代人挽徐衡山

  为柳下和,不为漆团诡,为栗里醉,不为步兵狂,举世恩怨皆平,宁待盖棺论始定;
  以儒林长,而以都讲终,以文苑尊,而以茂才老,从今音尘永阔,可胜开箧泪频沾。
    ——挽杨道铸

  绛灌功名,千年如生,痛袭荆陷桧,两皆未用功名,终是人国不祥,故人国即从而陨获;
  江湖门户,九澧之蔽,稽拒魏禽么,独毅然遮门户,战为地方作卫,斯地方永报以馨香。
    ——题澧县关岳庙

  秦中自古号帝王州,泪眼看河山,伏戎在莽,饿莩在途,仗儒吏二三策经营,奠兹百族;
  国史付他年循良传,归魂隔汾渭,羁宦不生,乡贤不死,争天门十六峰光气,自有千秋。
    ——挽侯韵轩(鸣珂)

  峒蛮江汉,土酋啸明,中更李唐赵宋,上下古今二千年,禽狝草薙,汔无宁时,日月曾几何,弦歌诗书,盖四海承平久矣;
  澧水带前,太华屏后,远环龙寨天门,蜿蜒磅礴数百里,鳞错虬蟠,凑此堂宇,乾坤兹一统,将相文武,与诸君深造期之。
    ——题湖南渔浦书院

  附

  师旷之聪,公输之巧;
  范围不过,曲成不遗。
    ——吴恭亨、田金楠题湖南常德师范学堂

  严断仉机,敬同却馌;
  明征刘传,幽表欧阡。
    ——袁潮汉挽田金楠母

  有子能文,横大湖以西,异军特起;
  何人濡笔,踵天禄而后,列女续编。
    ——朱经营挽田金楠母

  愿读书,不做官,非此母弗生此子;
  焉用文,与偕隐,闻其语及见其人。
    ——杨师让挽田金楠母

  仕养勿愿,菽水亦甘,非此母不生此子;
  节孝之功,诗书以报,观其天而知其人。
    ——王丽生挽田金楠母

  论学不如,辱交刚深,我与嗣君,差近莫逆;
  匪私之哭,维德是诔,今悲大母,直逾所生。
    ——单盛丙挽田金楠母

  友之云,师之云,我交嗣君,见澹台一流重望;
  德无极,寿无极,天佑大母,俾洪范五福考终。
    ——雷以动挽田金楠母

  融中西学派以会其归,群称永叔先生,成由荻画;
  夺溇澧女宗而速之死,岂独伟元弟子,读废莪诗。
    ——庹尊素挽田金楠母

  论国兴亡与劳逸攸关,识烛隐微,今庶几鲁敬姜不死;
  揽辔慷慨有澄清之志,谋诒孙子,吾犹见范孟博其人。
    ——李执中挽田金楠母

  走乡关一百里求师,俾兰墅渔浦与附名,万善称亲,知其所自;
  萃弟子三千人葬母,如邹峄尼山之盛事,四方观礼,莫敢不哀。
    ——汪道丙挽田金楠母

  失天代天,有孤儿可儿,云霄眄一鸣,命也难知,大孝竟悭禄养;
  食我衣我,视半子犹子,卵翼已三世,母兮不作,寒门何恃生存。
    ——郝泽模挽田金楠母

 

更多精彩E书请光临 http://ds.eyw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