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名家联集之

 

 

吴熙联集


  吴熙(1840-1922),字劭之,号绮霞江馆主人,湖南湖潭人。受业于谭光第门下。咸丰八年(1858)迁居碧稼塘(今属湘潭县郭家桥乡),后在此设馆授徒。同治十三年(1874)返县城寓居,旋在陶澎(道光朝名宦,官至两江总督)后代人家坐馆四年。光绪五年(1879)拔优贡生,翌年朝考落第。光绪七年游左宗棠幕府,后辞职。先后游历京、津、鄂、赣、江、浙等地,曾授课船山书院,主讲湘潭昭潭书院、长沙思贤讲舍。民国十一年(1922)卒于乡,终年82岁。
  吴熙是清末著名联家,以联语名世,其作品集《绮霞江馆联语偶存》、《绮霞江馆联语续存》由其门人彭闿异整理刊行,《绮霞江馆联语再续存》由其门人许铭彝兄弟三人收集印行。一共收联245副,其中寺庙堂所联41副,寿联14副,挽联190副。

  时事迫艰危,今日朝廷方旰食;
  学人志康济,此时粗粝亦民膏。
    ——题食堂

  痛饮读离骚,放开今古才人胆;
  狂歌吊湘水,照见江潭渔父心。
    ——题屈子祠

  献策即还山,文中子门墙,有诸将相;
  投竿不忘世,周尚父耄耋,为帝王师。
    ——贺王闿运八十寿

  盛业许藏山,于今古文尚书,尤推绝学;
  清言妙霏玉,有魏晋人排调,不堕元虚。
    ——挽经学家皮鹿门

  是可忍也,必其人为木石心肠,秦越肥瘠;
  登斯堂者,当到处免孤寒失所,漂没无归。
    ——湘潭皆不忍堂

  文章本气数所关,时际末流,高寿大名俱有累;
  人物卑晋唐以下,学成别派,霸才雄笔两无伦。
    ——挽王闿运

  松径绕灵宫,扫开九面云烟,何时得谒昌黎伯;
  芋香证禅味,领取十年宰相,今日谁为李邺侯。
    ——题南岳客堂(为南岳主持僧作)

  驷马高车久有名,如水之清,祝嘏窃持半卮献;
  羔羊朋酒犹嫌俗,以梅为寿,相思聊寄一枝春。
    ——贺曹谷笙寿

  问病实难堪,四十年风雨琴樽,握手到今唯有泪;
  烧丹虽未就,一万里蓬莱云水,换骨来生定许仙。
    ——挽沈道士

  义兼师友必推君,何来纸上浮言,一笑扫除唯隐痛;
  死尽辈流行及我,忍负病中垂句,九原今后再交欢。
    ——挽王闿运

  公曾期我作韩昌黎,奈谗间阴行,虽有释言难感悟;
  天不许人为岳武穆,纵威稜远憺,终留遗恨与英雄。
    ——挽左宗棠

  我为红叶亦殷勤,慨破镜难圆,竟失梁鸿偕隐乐;
  君比黄花更消瘦,愿鼓盆自遣,莫吟潘岳悼亡诗。
    ——挽友人妻

  名公之子亦清才,锋锐不可当,湖南难容豪士气;
  举世忌君为我爱,善交原有道,泉台应谅故人心。
    ——挽黎锦缨

  紫光有像,青史有名,叱咤变风云,灌夫骂座皆奇气;
  报国最先,还乡最早,优游美田宅,王翦闲居到暮年。
    ——挽王钜堂

  神仙真是有情人,想当年三事方膺,赤县早敷郇伯雨;
  宰官亦慕长生诀,问今日六朝安在?青山犹属蒋侯家。
    ——题攸县张真人祠

  禅智山光好墓田,今果如酒后戏言,太白醉魂招海上;
  平生风义兼师友,已闻开蜀中诗派,浣花余韵在人间。
    ——挽李芋仙

  长君为湘上琳琅,自宦游青岱归来,倦卧东山人已老;
  寿母爱谷中兰菊,能留住白云不出,仰望北堂天更高。
    ——挽熊太夫人

  有子万事足,无官一身轻,莼菜秋风,枌社久停张翰舫;
  春已隔年来,君今无处去,梅花人日,草堂空写杜陵诗。
    ——挽友

  学人余事,挥洒临池,看平生墨蹟淋漓,陪葬已先菅笔塚;
  乔木百年,抉疏绕屋,想终在吟魂依旧,栖灵仍复爱吾庐。
    ——自挽

  主人是簪笏名流,无限诗情,多寄在石屋苍松,云天白鹤;
  静舫有江湖胜概,好乘酒兴,更饱看平台皓月,高阁遥山。
    ——题岳麓白鹤山庄心远楼

  儒臣官伏郑之乡,后二千年,登岳长谣,继踵大师传绝学;
  贤母得轼滂为子,寿八十岁,凌云一笑,慰心晚节抗前修。
    ——挽熊太夫人

  乌有先生好大言,问谁能吞云梦?想管领八百重湖,君其人矣;
  龙迎神女为良匹,请听空中玉笛,忽吹出三分明月,客亦仙乎。
    ——题洞庭君祠

  梦里人生勿见,眼中泪死勿枯,黄土莫埋情,午夜鸳鸯华表月;
  心内事天为怜,身后名地为载,白梅堪作伴,千秋冰雪墓门花。
    ——挽某殉未婚夫女子

  曼倩好诙谐,将人间万事,都看作野马尘埃,老病关心唯药裹;
  逋仙真洒落,有湖上孤山,早隔绝腥膻世界,浮生一梦付梅花。
    ——挽林舸臣

  关中结友,陇右同官,强项信难办,陶令辞归,柳树有情重话旧;
  君泛蠡湖,我游燕市,伤心成死别,江南春早,梅花虽折寄何人。
    ——题洞庭君祠

  平生惟有挽联多,想吴季子论定盖棺,当有几副佳章,送来悦目;
  此世已经穷饿死,非赵元帅亲手画押,许我百万财产,誓不投胎。
    ——临终自挽

  负元龙豪气,子固奇才,行路数万里,下笔数千言,傲骨依然,海上归来曾一见;
  忆建业论交,长沙对酒,出门必共车,入室必同席,知心何往,灵前哭奠摧五衷。
    ——挽杨漱艘

  腐儒议论近来多,独掌高蹠远,不主故常,公之心本磊落光明,谤书盈箧夫何憾;
  大海风波今又作,问圣伏祖徂,凭谁扫荡,我所思在封疆将帅,哀泪霑衿讵为私。
    ——挽陈宝箴

  要为强项,耻再折腰,忍俊那能禁,笔一管,笛一枝,不恨夺官,风流小过袁于令;
  得遂归心,常开笑口,遗荣复何累,田未荒,妾未老,无多酌我,消受狂名盖次公。
    ——挽杨西庚宝吾大令

  少年匹马走关山,当乱离颠沛之秋,真欲将满腹牢愁,都写入杜老悲歌,梅村怨语;
  死后青蝇为吊客,胡落寞凋零至此,竞徒使知心亲旧,空叹息黔娄有妇,伯道无儿。
    ——挽王济

  远哉原自豫章来,纪曾辞九派水、就九面峰,田宅立根基,才勉成诗礼清门、涓湘著姓;
  贤者勿为风气囿,所愿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海天恢局量,莫徒博少年科第、乡曲声名。
    ——湘潭花石吴氏宗祠

  莫轻他巴渝下里,楚舞阳阿,古今俗乐亦和平,看四气均调,何必待邹律回温,虞弦解愠;
  最好是明月初圆,奇花夜合,儿女多情恼离别,愿一场欢会,绝不愿琴悲寡鹄,瑟怨孤鸾。
    ——题戏台

  祢衡一鹗,祸在矜才,胡我公活人,而亦罹此酷也?狱吏太无知,恨未收几卷遗书,长留天地;
  吴普五禽,行之大效,岂后生数典,或竟失其传耶?户枢终不蠹,窃愿保百年祛病,便是神仙。
    ——题南昌华仙祠,祀汉末名医华佗

  君试思世变何如哉?横流沧海,频起大风波,河山带砺是谁家?愿诸生尝胆卧薪,每饭不忘天下事;
  士多为境遇所累耳!咬得菜根,才算奇男子,将相王侯宁有种?看前哲断齑画粥,读书全靠秀才时。
    ——题湘潭昭潭书院饭厅

  范希文未为良相,先作良医,甲兵十万任纵横,果然削平患难,振起疮痍,看圣贤将元气唤回,是何等神针法炙;
  吕纯阳不赠仙丹,难成仙骨,世界大千多疾苦,但使药可返魂,汤能续命,举民物尽嬉游仁寿,便如到佛海灵山。
    ——题湘潭药局

  先声震朔漠炎方,疆寄虽辞,边防终赖,谁敢当江海楼船,持节任悠游,于今古名臣列传中,创格独新,要不外退省为怀,战战兢兢无坠志;
  馀力辟东洲讲舍,十年树木,万卷藏书,已非复关山戎马,骑箕犹眷恋,愿二三豪杰为时出,通经致用,以仰达爱才如命,勤勤恳恳之深心。
    ——挽彭玉麟

  以县令入词林,以儒官擢屏翰,以谪臣典刑狱,仍以漕帅移镇封疆,勋名各炳炳琅琅,宠命更重申,问里居病状何如,霖雨慰苍生,岂容安石终高卧;
  在昭潭话文字,在岳麓和诗篇,在淮浦定奏章,又在邗沟往还书札,意气极勤勤恳恳,感恩并知己,抚旧事伤心欲绝,风尘辞墨绶,已失钟期不鼓琴。
    ——挽黎培敬

  宦情早倦,归去来乐有田园,笑谑敛谈锋,衰兆于斯见矣,三十年金兰契合,每觉寸心千古,知者惟君,病中犹记岁寒盟,问缟纻联交,四海几人真我友;
  时事到今,和战守皆无筹策,鼾声环卧榻,后患尚忍言哉,五大洲轮线纵横,可怜热血一腔,洒当何地,泉下幸留干净土,愿祝宗祈死,九原避世就先生。
    ——挽刘启瑞

 

更多精彩E书请光临 http://ds.eyw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