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名家联集之

 

 

吴獬联集


  吴獬(1841-1918),字凤笙,一字凤荪,湖南省临湘人。幼年聪慧,清咸丰九年(1859年)中秀才,同治十二年(1873年)选拔贡,同榜者有善化的皮锡瑞、湘潭的王壬秋、益阳的王德基、浏阳的欧阳忠鹄等十人,皆知名之士。王壬秋有《赠癸酉科拔贡诗》纪其盛。光绪二年(1876年)中举人,光绪十五年(1889年)中进士。历任广西来宾、荔浦知县,沅州府学教授,荔浦正谊、沅州敦仁、衡阳石鼓、研经、岳阳金鹗、通城青阳、临湘莼湖等书院主讲,湖南省高等师范学校教师,1903年与人创办岳郡联中,并任校长。中秀才后,入岳麓书院从徐山长受业,文本颇显,“与同窗皮锡瑞、王德基等齐名”,深得徐的器重。湖南大学教授李滑聃《湘学略》称:“临湘吴獬凤荪,少以文章著声,潘祖荫伯寅喜收名士,称为湖南才子,有集若干卷。”《湘雅摭残》评吴獬诗文曰:“丰才博学,兀傲自喜,其文出入唐宋名家,诗格则在王川白傅之间。”“诗思情空跌宕,而善循俗情,无意不达,颇近今日之平民文学。”吴獬所撰编之《一法通》开篇曰:“一法通,万法通,事凭忠,理凭公”,朗朗上口,获广大群众喜爱,湘鄂之间许多乡塾采为启蒙教材。吴獬从政,为官清廉,整肃吏治,时两粤赌风甚嚣,赌者以贿奉官,曰“摊规”,荔浦一场赌博,“摊规”有达二三千缗者,吴獬作《戒赌歌》宜传戒赌,又布衣私访,严惩赌徒和“摊规”,不数月,风俗为之革变。主讲荔浦正谊书院时,为诸生解难析疑,箍循循善诱,学风丕变。从教五十年,弟子遍东南数省。著述丰富,北洋军阀吴佩孚以“吴姓同宗”索墨宝,吴獬亲书“民国正需廉耻将;吾家曾出广平侯。”一联相  ——赠,而吴獬去世后,吴佩孚以资助出版为名,将其全部遗稿车运至洛阳,至今下落不明。已出版者有《不易心堂集》三卷、《一法通》三卷等传世。亦擅制联。编著的《一法通》中收联80副。联作往往为人意中所有,笔下所无,颇有韵味。

  大如天,君山拳石;
  观于海,洞庭一杯。
    ——题湖北武汉大观园

  民国正需廉耻将;
  吾家曾出广平侯。
    ——赠吴佩孚

  对云绝顶犹为麓;
  求道安心即是宫。
    ——题长沙岳麓山云麓宫

  自餐天上烟霞客;
  不管人间风雨来。
    ——戏挽某嗜鸦片之瓦工

  期起死人肉白骨;
  若披云雾见青天。
    ——题戒烟社

  树老成精,莫怪独行难识我;
  谁吟不朗,只惭飞渡弗如君。
    ——题君山朗吟亭

  每眼前望吴楚东南,辄忧防海;
  祗胸中吞云梦八九,未许回澜。
    ——题岳阳楼

  我读文山词,劝过往奸雄,思量仔细;
  神知韩子意,要扫开晦昧,突兀晴空。
    ——题南岳衡山

  三百年传伊人古香,卷里服公吐兰雪;
  八五岁踵贞白遗躅,阁前容我拜松风。
    ——挽王闿运

  专一壑,别无求,更向五千言勤研祖德;
  致百龄,知有术,再留四十载普济民生。
    ——贺医生李和卿六十寿

  楼阁莫便登,先看文正记中,某条似我;
  江山只如故,试数燕公去后,得助何人。
    ——题岳阳楼

  当代需人才,正望着岣嵝峰七十二般云气;
  自家定功课,莫等他清凉寺一百八下钟声。
    ——题衡山书院

  总要十年功,博览后好专览,专览后好博览;
  何为百家货,当行中能出色,出色中能当行。
    ——题长沙学堂

  辽仕北,昭仕南,同宗不少英贤,未择成都真命主;
  山依明,水依秀,后嗣无忘功烈,须安长坂古时桥。
    ——题杭州张桓侯祠

  饮罢密云龙,最难酬床下拜时,便许我称一流人物;
  归来华表鹤,应犹念草间吟者,愿学公起八代文章。
    ——挽吴敏树

  秀峰秀,灵川灵,未搜罗圣哲精英,曷建名楼辜胜地;
  经筵经,史馆史,非装点承平润色,要凭旧籍造新才。
    ——题桂林府藏书楼

  岐王宅里,崔九堂前,风景忆江南,值得杜拾遗一个正是;
  群玉山头,瑶台月下,新妆拟飞燕,难怪李谪仙两字可怜。
    ——挽某校书(能诗文的妓女)

  忠肝得汉主同盟,魏不敢死,吴不敢生,六旬历史三知已;
  庙食与尼山并盛,作者重文,读者重武,一部春秋两圣人。
    ——题关帝庙

  由乡贤而入阁,由幕宾而督师,建树虽多,殊遇有人惭地下;
  曾辟书以求才,曾俸金以助试,拜瞻未遂,贱名无路附门生。
    ——挽左宗棠

  神似日行天,天行日即行,那管孙,那管曹,那管江东河北;
  戏将人换世,世换人不换,什么唐,什么宋,什么古往今来。
    ——题湖南临湘关帝庙戏台

  有所思便写,无可道便罢休,君若问神仙,试想想崔李本事;
  一自下故深,百能容故博大,我来望江汉,长殷殷官胡替人。
    ——题黄鹤楼。 官胡:指湖广总督官文、湖北巡抚胡林翼,二人相交甚洽

  乱世需才,何不教南霁云、雷万春几位将官,救末劫投胎下界;
  逢场作戏,切莫演尹子奇、令狐潮一班反贼,令吾神怒发冲冠。
    ——题岳阳南岳庙戏台

  附飞蝇于陈右铭馆,放穷鸟于端午桥街,厚谊隆情,从此永无酬报路;
  闻啸虎而彭慰亭惊,傍眠牛面黄克强快,丰功盛誉,只今谁是抗行人。
    ——挽蔡锷

 

更多精彩E书请光临 http://ds.eyw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