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名家联集之

 

 

张謇联集


  张謇(1853-1926),中国实业家、教育家。字季直,江苏南通人。清光绪状元。早年入淮军将领吴长庆幕。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在南通开始创办大生纱厂。后又举办通海垦牧公司、大达轮船公司、复新面粉公司、资生铁冶公司、淮海实业银行等企业,并投资苏省铁路公司、大生轮船公司、镇江大照电灯厂等企业。并先后创办通州师范学校、南通博物苑、女红传习所等。把实业、教育称为“富强之大本”。参与发起立宪运动,1906年成立预备立宪公会,1909年(宣统元年)被推为江苏谘议局议长。辛亥革命后任南京临时政府实业总长,拥护袁世凯,并组织统一党与国民党对抗。1913年任袁政府农商总长,至袁即将称帝时,始辞职南归。在南通继续办理实业和教育,提倡尊孔读经,抵制新文化运动。1925年大生纱厂因亏损严重被接管,次年病逝。著有《张季子九录》、《张謇函稿》、《张謇日记》、《啬翁自订年谱》等。
  张学识渊博,一生写下了大量对联。仅《张季子九录》所辑,即达四百余副。吴恭亨的《对联话》评价其对联说:“张啬翁对联理境莹澈,才大又足以驱使,故左右逢源。叙事说理,博大昌明,又在曾(国藩)、左(宗棠)之上。”

  生财有道;
  大利不言。
    ——题南通大生纱厂

  求应用学;
  复本体明。
    ——题长沙明德学校

  民时夏正月;
  国运汉元年。
    ——贺中华民国成立。1912年元旦,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张作此联以贺,嵌“民国”二字

  官成十八品;
  世阅一千年。
    ——题门联

  无慧剑有慧剑;
  非灵山即灵山。
    ——题南通文殊院

  为大众利益事;
  去一切瞋恨心。
    ——题南通大生纱厂

  后世贤,师吾俭;
  臣父清,恐人知。
    ——题通海垦牧公司

  绣五纹,素为本;
  织七襄,报成章。
    ——题南通绣织局

  万木长承新雨露;
  四邻尽是老农家。
    ——自题

  门人未请颜渊椁;
  有女希传伏胜经。
    ——挽丁启之

  仁者不以人为力;
  列子乃御风而行。
    ——题南通汽车行

  匹夫犹耻国非国;
  百世以为公可公。
    ——题南通曹顶祠

  且喜两家共平善;
  但闻六和靖风云。
    ——自题春联。 两家:张詧、张謇

  且喜两家共平善;
  欲倾四海洗乾坤。
    ——自题春联

  如用之皆自明也;
  苟合矣不亦善乎。
    ——题上海精益眼镜公司

  仰观像纬抬头易;
  自有云雷绕膝生。
    ——集杭世骏、袁枚句题南通军山气象台

  何人忍贼来君叔;
  举世谁为鲁仲连。
    ——挽宋教仁

  有秫足供彭泽酿;
  如茶能表洞庭香。
    ——题南通颐生酿酒厂

  南派北派汇通处;
  宛陵庐陵今古人。
    ——题梅欧阁。梅兰芳与欧阳予倩在南通演出,戏台前设一小厅名“梅欧阁”,并贴了这副对联。 南派北派:时人称梅为北派,欧阳初演京剧,被称为南派。 宛陵庐陵:指宋代诗人梅尧臣与欧阳修,借二人姓氏指梅兰芳、欧阳予倩二人

  绣缎报之青玉案;
  明珠系在红罗襦。
    ——赠沈寿

  得医者意也之意;
  用药则神乎其神。
    ——题张宅医室

  说诸佛法非佛法;
  无二文殊是文殊。
    ——题南通文殊院

  但有袒怀大欢喜;
  不嫌成佛后如来。
    ——题南通弥勒院

  野人占候有先机;
  方外谈禅得真谛。
    ——题南通五福寺佛殿

  设为学校庠序以教;
  多识草木鸟兽之名。
    ——题南通博物院

  一年种谷,十年种木;
  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自题

  万里成名,似雷及远;
  百年上寿,如日方中。
    ——贺吴佩孚五十寿

  过尔优游,恐勿堪事;
  吾不田舍,复在何人。
    ——集陶侃、娄师德句题尊素堂

  吾不如农,吾不如圃;
  周爰咨询,周爰咨诹。
    ——题全国农业联合会会议室

  使公昭昭,如岩下电;
  与世格格,望眼中人。
    ——题上海精益眼镜公司

  枢机之发,动乎天地;
  衣被所及,遍我东南。
    ——题大生纱厂

  通商惠工,江海之大;
  长财饬力,土地所生。
    ——题南通大生纱厂

  待其送夕阳,迎素月;
  若已窥烟波,临沧海。
    ——题南通博物院藤东水榭

  秋毫太行,因所大而大;
  乐工兴事,厚其生谓生。
    ——题南通大生纱厂

  孕越包吴,管领五湖风月;
  流丹飞瀑,照临万顷烟波。
    ——题无锡鼋头渚陶朱阁

  君有古人风,能重季布一诺;
  我为商界哭,迟识荆州十年。
    ——挽刘文光

  非若辈可嗤,英名万古江流在;
  慰我民以笑,侯船两旗风泊之。
    ——挽蔡锷

  作柏寝台观,泱泱海有堂堂宇;
  俨鸐林寺集,九九天看七七花。
    ——题南通更俗剧场

  奇伟秀绝,乃在下州小邑之僻;
  天高气迥,尤与中秋观月为宜。
    ——集韩柳文题南通公园清远楼

  言有坛宇,行有坊表,学成师范;
  正其衣冠,尊其瞻视,堂修仪容。
    ——题通州师范礼堂

  抱布贸丝,交易而退,各得其所;
  成贾征偿,将信为本,循之以行。
    ——题上海织布交易所

  中年遽折雄姿,呕血不挠翁叔节;
  大勇无如悔过,本心犹见秣陵书。
    ——挽黄兴

  中国尊为圣人,庙食何论吴地尽;
  此里故沿长乐,钟声犹似汉家无。
    ——题海门长乐关帝庙

  有茂林修竹,清流急湍,少长咸集;
  每清风朗月,良辰美景,谈笑娱情。
    ——集《兰亭集序》、《陈书》题南洋劝业会竹深留客处

  周书廑小人之依,胥保惠,胥教诲;
  汉铎为农家而作,宜田原,宜牛羊。
    ——题通海垦牧公司

  陂塘莲叶田田,鱼戏莲叶南,莲叶北;
  晴雨画桥处处,人在画桥东,画桥西。
    ——题南通公园宛在堂

  请为诵郑风诗,适子之馆,授子之粲;
  不能忘鲁论语,观其所由,察其所安。
    ——题南通有斐旅馆

  见树木交荫,时鸟变声,亦复欣然有喜;
  待春山可望,白鸥翔翼,倘能从我游乎。
    ——题南通博物院相禽阁

  政随官好,谤与名俱,岭海坠鸢终所历;
  境以世迁,人同春云,衡阳归雁有余哀。
    ——挽袁海观

  读书负米养亲,工部有诗,孟氏好兄弟;
  积善成德庇后,泷冈待表,越国太夫人。
    ——挽孟莼孙母张太夫人

  因御灾捍患致疾而亡,成此一生宁不幸;
  以弱息孤雏遗忧于老,定知九死有余哀。
    ——挽侄张敬孺

  远山长江,朝晖夕阴,气象万千,大观备矣;
  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友朋二三,共乐此娱。
    ——题南通公园。上联集《岳阳楼记》,下联集谢灵运《拟魏太子邺中集诗序》

  三山今在人间,神之来兮,弱水千寻迎节仗;
  五月每逢诞日,民有过者,清泉一掬荐蒲花。
    ——题日本函馆关帝庙赛会

  惟子孙皆显贵而有今名,若史氏家褒荣,是真丰福;
  慨时事自道嘉以至今日,想太夫人闻见,当如故书。
    ——挽恽嵩云太夫人

  地临齐鲁大区,愿诸生绍述儒林,广为上都培杞梓;
  客是江淮男子,笑十载驰骋幕府,又来东海看涛山。
    ——题青口(今江苏赣榆)选青书院

  传妙相以一笔一针,何古何今,具有父子兄弟足法;
  展集会于九月九日,善男善女,来依波罗密多心经。
    ——题赵绘沈绣之楼,因楼藏赵孟頫、赵雍父子所绘及沈立、沈寿所绣观音像而得名

  相夫教子,与八顾为伦,世界相胥,岂止名翰林而已;
  令妻寿母,于一身是备,良使有作,抗诸古列女无惭。
    ——挽沙健庵之母孙太君

  季能侍养,宦成而仲适归与侍终,以祝鲜民,其幸运矣;
  吾方无文,讣至而君又悲其无母,谁非人子,呜呼哀哉。
    ——挽刘荫人

  真美术专家,称寿于艺,寿不称于名,才士数奇,如是如是;
  亦学诗女弟,视余犹父,余得视犹子,夫人为恸,丧予丧予。
    ——挽“绣圣”沈寿

  谗先公亡公,试读寺人之诗,投畀有北,投畀有昊,继以豺虎;
  厄不天闻天,乃与康成以梦,今岁在辰,明岁在辰,嗟哉龙蛇。
    ——挽翁同龢

  百年三万六千场,以慧眼观沧海桑田,如梦幻泡影,如露如电;
  大藏五千四八卷,有信心者女人男子,能书写诵读,能受能持。
    ——题南通川至庵藏经楼

  庄周以至人自居,乃谓游逍遥之墟,食苟简之田,立不贷之圃;
  韩愈为天下所笑,犹将求国家之事,耕宽舒之野,钧寂寞之滨。
    ——题通海垦牧公司

  真者犹假,假何必非真,看诸君粉墨登场,领异标新,同博寻常一笑粲;
  古或胜今,今亦且成古,叹三代韶英如梦,求本知变,聊应斟酌百家长。
    ——题南通更俗剧场

  附

  见石思成砚;
  包衣为惜袍。
    ——对友人

  人骑白马门前过;
  我踏金鳌海上来。
    ——幼对塾师

  一老不遗,失恸岂唯吾党;
  万方多难,招魂怕望江南。
    ——梁启超挽张謇

  厚殖善亡,愿散资财及当世;
  中天胪唱,尚留文采殿前朝。
    ——于右任挽张謇

  弦野遗规,声闻赫赫人间世;
  负舟大方,神理绵绵墨者儒。
    ——陈三立挽张謇

  承濂亭薪火之传,能以文章弇科第;
  载端木胡连之器,岂因货殖损清名。
    ——章炳麟挽张謇

  仕隐系兴亡,居然成邑成都,代养万民光上国;
  安危存语默,堪叹先知先觉,未完七策奠新邦。
    ——黎元洪挽张謇

  许吾为金石精神,自媿衰年,有道乃先书墓碣;
  救世曰棉铁政策,纵更世变,此语可长恋国门。
    ——吴昌硕挽张謇

  成败由天,毁誉由人,一生经济文章,都从实地做起;
  细行不矜,大德不逾,盖世功名事业,何堪浊浪淘来。
    ——钱昌照挽张謇。 浊浪:指张謇与沈寿婚外恋的谣言

  是实业大家,是教育专家,中外咸钦,岂但鸿胪传第一;
  有文章翼世,有道德淑世,江淮共仰,永怀国士叹无双。
    ——程登科挽张謇

  遗书在箧,常称法护僧弥,奈五山偕隐未谐,元祐忍题居士集;
  往事如潮,莫问浮云苍狗,但千古寸心相印,成连终是伯牙师。
    ——孟森挽张謇

  为地方兴教养诸业,继起有人,岂惟孝子慈孙,尤属望南通后进;
  以文学名光宣两朝,日记若在,用裨征文考献,当不让常熟遗篇。
    ——蔡元培挽张謇。 日记:指《张謇日记》。 常熟遗篇:指翁同龢的《翁文恭公日记》

  以弘教育立德,以拓实业立功,以学问文章立言,出处系苍生,一代伟人能有几?
  从魁多士得名,从翊中枢得位,从颐养林泉得寿,荣哀照青史,千秋崇祀孰如公。
    ——林修竹挽张謇

  务财训农、通商惠工,开中国实业基础,频年导兴水利,朝野咸钦,何异汉廷崇贾鲁;
  道德文章、科甲经济,为当代第一名流,此日正值时艰,老成遽谢,如闻江右失夷吾。
    ——陶家瑶挽张謇

  望乡范中邦,可谓愿宠于事,即对政本对教化,怀才小试,已见万派朝宗,门高海曲;
  狂澜奔北陆,或云死得其时,但为国家为地方,来日大难,不禁同声掬泪,哀满江南。
    ——凌文渊挽张謇

  受知于五载以前,烽火满京畿,间关万里,侍教几时,绝笔示先机,病榻授书增激励;
  勉学以六经为本,慎旃游海外,致力千秋,训言在耳,樗材蒙特遇,重瞻遗墨倍伤心。
    ——杨令茀挽张謇

  如坡公奎宿,效文翁创巴蜀学堂,未比及三年,此后遮莫推诸先植培,最先乃传厥子;
  有嵩友鼎名,继瓶叟属亚洲贵器,不慭遗一老,以上无宁为天下悲痛,在下当哭其私。
    ——孙锦标挽张謇

  昔哭母在故乡,今哭母在他方,生不知何孽,而重罹斯酷,握手临歧,送尔天涯扶病去;
  君归葬已有时,吾归葬未有期,子无贤不肖,而皆受其亲,买山负土,望渠海上寄书来。
    ——范肯堂挽张謇之母

  物则棉铁,地则江淮,盖其自任天下之重如此,远处着眼,近处着手,凡在后生,宜知勉矣;
  早岁文章,壮岁经济,所谓不作第二人想非耶,孰弗我有,孰是我有,晚而大觉,尚可憾乎。
    ——黄炎培挽张謇

  岂徒旧学,为斯文北斗,可称名世,可称十九纪发明家,昊天胡不慭遗,竟于此时夺民望;
  曾溯大江,请实业南针,告以决心,告以廿五年经过史,愧我终无成就,空言救国负公期。
    ——刘盥训挽张謇

  吴下陶朱,功高越绝山中弘景,望系苍生,是硕德、是通儒,遗泽溥河乡,环海咸知郑公里;
  三千多士,早占龙头第一名流,群推凤阁,有文章、有经济,大年跻杖国,西风忽失鲁灵光。
    ——张竞仁挽张謇

  七十年兄弟孔怀,经营合趣患难同扶,造成一地方民治雏型,模范博虚名,毕世心情瘁矣;
  廿一日阴阳为沴,直到弥留犹提时局,此不仅吾姓家庭气运,纵横弹老泪,他生缘份何如?
    ——张詧挽张謇

  海陬备交通、实业、学校、垦殖诸端,公用心独苦,公亨名独高,当时即论文章,已觉群贤难抗手;
  水利擅舟楫、鱼盐、沟洫、蒹葭之美,我愧无其才,我谬膺其责,此后若探兴革,请从令子溯前型。
    ——陶家瑶挽张謇

  惟我公位望俱崇,允无愧色,百年感衣被,溥惠闾阎,方期缔造艰难,传业大成,真是天生为社稷;
  念小子飘零失所,雅意优容,十载赖维持,仰承荫庇,讵料风云变幻,惊传噩耗,朅来何处哭长城。
    ——褚德黻挽张謇

  往三年荷书招游屐,世谊视犹子,濠阳小住,胜景重探,每于教诲之余,话到家国艰难,能知公意;
  先一日尚电问起居,和缓竟无灵,天上使迎,人间星陨,留此功业不朽,为惟江淮呜咽,岂竟人悲。
    ——吕美荪挽张謇

  南州千百人中,有王谢功名,兼擅陶朱事业,论文章、论经济、率才望勋猷,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通籍三四年后,以世界眼光,经营模范区域,若教育、若农桑、若市政水利,公之真魄力,公之真精神。
    ——黄艺锡挽张謇

  学术在三百年魁儒巨士以上,曰新民,曰生财,重实行不重清谈,勋业显江淮,宜得蔡邕作碑,马迁作传;
  经济著亿万里英雄豪杰之间,若保邦,若济世,尚古道兼沿新法,声名驰湖海,应与安定比德,文正比功。
    ——王书杰挽张謇

  综廿四代数中国贤豪,是儒林大师、是名臣奏议、是逸民孝友,行义风标,货殖辟专门,青史伊谁堪合传;
  遍五大洲较南通物望,似培根学理、似奈端智慧、似亚丹斯密,经济策略,先生今祭社,苍生属望更何人。
    ——徐兰墅挽张謇

  能文章以大魁天下,筹帷幄以威振殊方,兴学校以创导东南,重农商以开通海峤,缅怀先正,体用兼赅,上下三千年,独成伟业;
  瞻外患则蛮貊连衡,瞻内忧则烟尘扰攘,论国计则库藏困乏,言民生则杼柚空虚,环顾时艰,仔肩谁任,纵横九万里,痛失斯人。
    ——李中一挽张謇

 

更多精彩E书请光临 http://ds.eyw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