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名家联集之

 

 

钟云舫联集


  钟云舫(1847-1911),名祖棻,自号铮铮居士,以字行。四川江津人,清末文学家。廪生,长期从教,“生平不作欺人语”,“性刚简而不能谀”。工诗文词,尤擅楹联。“生平著作甚多,联语尤奇横不落窠臼”。传世联作约一千八百副,最长者达1612字,被誉为“江津才子”、“长联圣手”。有《振振堂文集》。
  钟云舫,云或作芸,或作耘,经查阅《江津县志》及有关资料,当作云。

  一窥篆隶知秦汉;
  半向尘埃拾宝珍。
    ——题四川江津某笔砚店

  一纬须为嫠妇恤;
  半生常与布衣交。
    ——题四川江津某棉织铺

  五夜啾啁鸣促织;
  几行疏密认梭花。
    ——题四川江津某棉织铺

  可有余粮支旱潦;
  好将颗粒念王孙。
    ——题四川江津某米店

  半张莫使轻才士;
  五色还教重校书。
    ——题四川江津某纸厂

  吏治牧羊夸猛虎;
  军家捕鼠养馋猫。
    ——自题春联

  果腹自当怜饿莩;
  终身何取弃糟糠。
    ——题四川江津某米店

  国伤才属戕心患;
  民病终需刮骨疗。
    ——题四川江津某医馆

  神清只可须眉肖;
  世面原来傀儡多。
    ——题四川江津某泥塑铺

  涂鸦辨出真书妙;
  铜雀搜来古砚多。
    ——题四川江津某笔砚店

  虚心原具冲风力;
  瘦骨犹怀向日心。
    ——题四川江津某雨伞店

  谋生梦好鸡常破;
  索债人多犬不闲。
    ——自撰春联

  欲知世上丝纶美;
  试看机头组织工。
    ——题四川江津某绸缎铺

  满腔子都是恻隐;
  一肚皮不合时宜。
    ——自题春联

  黑暗界有光明藏;
  往来人在水晶宫。
    ——题四川江津某镜店

  几根穷骨头撑起气运;
  两个大眼孔看倒乾坤。
    ——自题春联

  莫怪走船人恁多扯扯;
  试看编纤者常挽圈圈。
    ——题四川江津某纤藤铺

  四牝騑騑,为君伤远道;
  一鞭得得,与客趁斜阳。
    ——题四川江津某骡马行

  为爱烟霞,共汝远寻方药;
  能耽风雪,与君共钓寒江。
    ——题四川江津某斗笠铺

  归我剪裁,遂尔衣裳楚楚;
  计吾生活,苦矣针线年年。
    ——题四川江津某裁缝铺

  饮之而甘,所以辩贵贱矣;
  席也皆坐,何分于上下乎。
    ——题四川江津某茶社

  花样翻新,妆演文明世界;
  机杼出色,竞争锦绣前程。
    ——题四川江津某绸缎铺

  剥其皮,惟麦者不妨磨顶;
  见于面,因世人只爱细腰。
    ——题四川江津某面房

  东驴西磨,输出银丝细细;
  日晒风散,居然白发条条。
    ——题四川江津某面房

  曰归曰归,莫为鹧鸪行急急;
  有客有客,且随燕子住依依。
    ——题四川江津某客栈

  皓月无光,得此偏明明赫赫;
  夜行以烛,同君共雨雨风风。
    ——题四川江津某灯笼铺

  万里风云,仗我骅骝开道路;
  一鞭雨雪,看它龙马显精神。
    ——题四川江津某骡马行

  不怨弃捐,投闲在光天化日;
  能禁漂泊,与人共苦雨凄风。
    ——题四川江津某雨伞店

  君知我乎?好把容颜相对照;
  吾即汝也,要将世界放光明。
    ——题四川江津某镜店

  洁白无疵,出身早向清池浴;
  文章有价,立品先从玉笋斑。
    ——题四川江津某纸厂

  坐涂炭何伤,满面尘灰如此墨;
  为饔飱出力,万家烟火待吾红。
    ——题四川江津某炭厂

  一世尽疮痍,谁燮阴阳敷圣治;
  几人呼疾苦,好将鼎铛合神丹。
    ——题四川江津某医馆

  从兹保护灵根,以外尽花花世界;
  得此栽培正果,其中乃树树菩提。
    ——舫江津南华宫花园

  备物应民间求,国无分大宛小宛;
  成器为天下利,人来自东瓯西瓯。
    ——题四川江津某碗厂

  综新旧之编,莫谓今文无古文有;
  统中西文学,请看近者悦远者来。
    ——题四川江津某书店

  忙什么?领我这雀舌茶百文一碗;
  走哪里?听他摆龙门阵再饮三盅。
    ——题四川江津某茶社

  食客千人,听文者说诗、武者说剑;
  前途一别,又车儿向东、马儿向西。
    ——题四川江津某客栈

  想我祖创业开基,八百年前移汉祚;
  惜君姑琵琶出塞,三千里外配番王。
    ——讽县令王某,有横额“三巧遗风”

  斯世太尘嚣,我近还乡,一点林泉甘自乐;
  此间好山水,君来作主,两家风月要平分。
    ——贺杨海臣移居近里

  国中尚有人乎?夜半鸡声,劝英雄莫忘起舞;
  我亦非无意者!雪中鸿爪,是佳客是管题诗。
    ——题四川江津某客栈

  众峰齐让佛门高,稽首如来,要分此半轮秋月;
  一览尽收天下秀,满心归去,胜游他五岳名山。
    ——题峨眉山金顶

  过苦年,苦年过,过年苦,苦过年,年去年来今变古;
  读好书,好书读,读书好,好读书,书田书舍子而孙。
    ——春联

  笑嘻嘻看着你来,应把那一些孽钱,施舍咱布袋和尚;
  意拳拳都向我拜,何不做百般善事,免累他草把儿孙。
    ——题某寺布袋弥勒佛像

  侠烈一层,刚傲一层,愚拙一层,懒惰一层,屈指世间谁似我;
  功名相厄,银钱相厄,疾病相厄,患难相厄,伤心命运不如人。
    ——自题春联

  你眉头着什么焦,但能守分安贫,便收得和气一团,常向众人开笑口;
  我肚皮这般样大,总不愁穿虑吃,只讲个包罗万物,自然百事放宽心。
    ——题新都宝光寺笑佛

  自在观,观自在,无人在,无我在,问此时自家安在,知所在,自然自在;
  如来佛,佛如来,有将来,有未来,究这生如何得来,已过来,如见如来。
    ——题江津石门大佛寺

  荆州吾旧业,恨刘封孟达协力劻吴,至今一局残棋,须还我汉家疆土;
  陈寿尔何人,党司马夏侯私心魏帝,谁知百年定论,要援他孔氏春秋。
    ——劣绅吴某勾结刘、孟、陈三姓豪绅强夺关庙产业,钟愤而为关庙撰此联

  谁使君到此间,起兹平地风波,似这般铁血横飞,万点蜀山,胥化其宏之碧;
  吾与子遭斯祸,已抱呼天冤愤,讵复料金銮颁赦,三声猿泪,竟残巴曼之尸。
    ——挽狱友卞小吾

  何事恼穹苍,竞碎荆山,黑暗而讵发文字光,这千年沉渊堕海之冤,化为白气冲霄汉;
  同时遭叵测,幸逃军府,金石人熬尽风波狱,余一把呛地呼天之泪,洒向朱棺涌血河。
    ——挽狱友卞小吾

  几层楼独撑东面峰,统近水遥山,供张画谱。聚葱岭雪,散白河烟,烘丹景霞,染青衣雾,时而诗人吊古,时而猛士筹边,最可怜花蕊飘零,早埋了春闺宝镜;枇杷寂寞,空留着绿野香坟。对此茫茫,百感交集,笑憨蝴蝶,总贪迷醉梦乡中。试从绝顶高呼,问、问、问,这半江月谁家之物;
  千年事屡换西川局,尽鸿篇巨制,装演英雄。跃岗上龙,殒坡前凤,卧关下虎,鸣井底蛙,忽然铁马金戈,忽然银笙玉笛,倒不如长歌短赋,抛撒些绮恨闲愁;曲槛回廊,消受得好风细雨。嗟予蹙蹙,四海无归,跳死猢狲,终落在乾坤套里。且向危楼俯首,看、看、看,哪一块云是我的天。
    ——题成都望江楼

  六十年东碰西撞,误落乾坤圈套。乱烘烘,叠床梦;急抢抢,架肩愁。遍三川草木烟霞,滴滴皆啼痕血迹。长歌代哭,猛惊姬蹶嬴颠;短笛助讴,痛写刘聋赵瞆。嘈嘈廿七史,阿孰算个男儿?意岳粹嵩华,安肯漫钟贤秀。将上马杀贼,下马作檄。开拓往哲之心胸,推倒亚洲之豪杰。岂料文章贾祸,魑魅兴波,即兹傲骨刚肠,早冲犯着奎宿仇星,耨恼着孔兄丑脸。毁者誉者,诅者祝者,投石者,设饵者,颂项斯者,衔鲁国者,悠悠众口,鲜定评也。而进蹑网罗,退蹊坎壈,无端囚戮管仲,无端谤辱宣尼。懵懂之条科,恁般颟顸。提起我半生鲋辙,历历怆怀。这满腔义胆忠肝,都付与狠吞犬噬。只筵间酒,镜边花,碗底肥鲈,柈中瘦鹿,还值得浓餐淡饮,浅唱低斟。好福泽需好精神,奈壮志久受磨礲。浩劫毓奇才,奇才动遭浩劫,已矣,吾其伴赤松子游矣。悔韶龄酷嗜简篇,便散支撑宇宙。至今日筋疲脑碎,斗米跳毙猢狲;髭鬓飘霜,干彻甚么经济!罢罢罢,从此卷旗收伞,要利刀阔斧,斫尽情根,秘诀灵符,消除慧业,把些嫠妇恤,杞人忧,团体欷,同胞叹,掷抛向缥缈虚空,第取一件衣,一盂粥,葆护皮囊。那富贵功名,总属贪嗔痴妄。黄粱熟,黑种滋,问间常喜怒悲欢,为的是谁家世界?拥被窝呵呵窃笑,自笑某辛辛苦苦,碌碌忙忙,做了龁书囊,敩了钻纸蚊,狂了采蜜蜂,疯了闹山鹊。
  二万里南暹北鞑,割残周径球图。霹雳炸,铜铁炎;水火驰,轻养骤。听盈庭纂组锦绣,嘐嘐说杜断房谋。裂指叩阶,夸诩擎天手段;咬牙变法,矜持补衮金针。缕缕数千言,非咱难争霸局。谅蟭哄蠋斗,乌能抵抗旃旜。须左挟虬龙,右挟蛟蟒,仗钺鬇鬡之窟穴,请缨椎髻之殿庭。宁知压力弗遒,风潮忒逆。就论声光气电,仅剿袭点欧罗糟粕,咀嚼点新学馋涎。英耶德耶,班耶葡耶,拒俄耶,联美耶,购倭械耶,增比款耶,睒睒凶睛,胡闪烁也?而朝修船政,暮整海军,忽焉赏息京垓,忽焉赔兵亿兆。羲农之胄裔,改号野蛮。但闻伊几阵羊鸣,齐齐褫魄。本滥臭行尸走肉,怎禁彼舰碾轮研。惟剥闾阎,刳士族,搜擒瓮鳖,攫捉笼鸡,倒足称顶选尖毫,头批脚色。大完全先大破败,计苍昊潜徯运会,英雄造时势,时势亦待英雄。伤哉,予竟以白发翁老哉!念圣主勚劳宵旰,隐求醖酿氤氲。乃诸公蟆蛊蛇妖,骄焰吐来瘴雾;腥臊喷毒,散成各道瘟癀。哈哈哈,假饶乞借斧柯,当倾泻银河,湔锄肮脏,掀翻玉轴,搜检贞元。虽有测量方,格致理,工商战,汽化机,殊不是治平浆汁,应该两撒腿,两拗捶,剔穿地壳,扫贪污庸懦,悉归斩绞徒流。盘古甦,混沌死,嗟若辈梼穷饕浑,究竟由何处胚胎。登舞台悄悄私看,且看他扰扰营营,轰轰烈烈,跃出五爪狮,吼出独角虎,嗥出四眼狗,现出九尾狐。
    ——钟云舫六十自寿

  地当扼泸渝、控涪合之冲,接滇黔、通藏卫之隘,回顾葱葱郁郁,俱围入画江城。看南倚艾村,北褰莲盖,西撑鹤岭,东敞牛栏,焰纵横草木烟云,尽供给骚坛品料。欹斜楝桷,径枝梧魏、晋、隋、唐。仰睇骇穹墟,缰鬼宿间,矮堞颓堙,均仗着妖群祟夥。只金瓯巩固,须防劫火懵腾;范冶炉锤,偏妄逞盲捶瞎打。功名厄运数也?运数厄功名也?对兹浑浑茫茫,无岸无边,究沦溺衣冠几许?登斯楼也,羽者、齿者、蠃者、介者、脰臆鸣者、旁侧行者,忿翅抉抢,喜啮攫扪者,迎潮朅朅趋去,拂潮朅朅趋来,厘然坌集,而乌、兔撼胸,掷目空空,拍浪汹汹,拿橹噰噰,挝鼓冬冬,詟以霹雳,骤以丰隆。溯岷蟠蜿蝘根源,庶畅泻波澜壮阔胸怀耳!试想想狉榛朴噩,俄焉狂荡干戈;吴楚睢盱,俄焉汪洋黻冕;侏离腾踔,俄焉渺漾球图。谓元黄伎俩蹊跷,怎恇怯鬇鬡努眼。环珮铿锵之日,盈廷济济伊周,忽喇喇掀转鸿沟,溪谷淋漓膏液,蚩氓则咆哮虓虎,公卿则谨视么豚,熊罴鹅鹳韬钤,件件恃苍羲定策。迨欃枪扫净,奎壁辉煌,复纱帽下瘫瞌睡虫,太仓里营狡猾鼠,毛锥子乏肉食相,岂堪甘脆肥脓?恁踹踏凤凰台,蹂躏鹦鹉洲,距踊麒麟阁,靴尖略踢,惨鸡肋虔奉尊拳,喑喑叱咤之音,焰闪胭脂舌矣!已矣!余祈蜕变巴蛇矣!斑斑俊物,孰抗逆舑舕凶麟?设怒煽支祁,倒纠率魑魅魍魉;苟缺锯牙钩爪,虽宣尼亦慑桓魋,这世界非初世界矣。爰悄悄上排阊阖,沥诉牢愁,既叨和气氤氲,曰父曰母,巽股艮趾,举钦承易简知能。胡觇轴折枢摧,又嫉儿孙显赫,未容咳笑,先迫号咷,恪循板板规模,诸任雷霆粗莽。稽首、稽首、稽首!吁浓恩派归甲族,侣伴虾蝤,泡呴昙嘘,尚诩蜉蝣光采。闷缘香藻,喧喤闹铁板铜琶;快聆梅花,潇洒饫琼箫玉笛;疏疏暮苇,瀛寰隔白露蒹葭。嗟嗟!校序党庠,直拘辱士林羑里;透参妙旨,处处睹鱼跃鸢飞。嗜欲阵,迷不着痴女呆男,撞破天关,遮莫使忧患撩人,人撩忧患。懵懂自吉,伶俐自凶,脂粉可乱糊涂,乔装着丑末须髯,彼愈肮脏,俺愈邋遢。讪骂大家讪骂,某本吟僧一个,无端堕向泥犁。恰寻此高配摘星,丽逾结绮,咬些霜,咽些雪,俾志趣晶莹,附舟楫帆樯,晃郎虑周八极。听、听、听:村晴莺啭,汀晚鸥哗,那是咱活活泼泼、悠悠扬扬的性。久坐!久坐!计浊骸允该抛弃,等候半池涨落,拣津汁秘诀揉抟,抟至乳洽胶溶,缩成寸短灵苗,妪煦麂卵,倏幻改绀发珠眸,远从三百六度中,握斧施斤,与渠镌囫囵没窍混沌;
  蒙有倾淮濆、溢沪渎之泪,堆衡岳、压泰岱之愁,满腔怪怪奇奇,悉属我心睇泗。念蚕凫启土,刘孟膺符,轼辙挥毫,马扬弄墨,泄涓滴文章勋绩,遂销残益部精华。逼狭河山,怎孕育皋、夔、契、稷?俯吟欷剑栈,除拾遗外,郊寒岛瘦,总凄煞峡鸟巫猿。故卧龙驰驱,终让井蛙福泽;阴阳罗网,惯欺凌渴鲋饥鹏。英雄造时势耶?时势造英雄耶?为问滔滔汩汩,匪朝匪夕,要飘零萍梗何乡?涉巨川耶,恍兮、惚兮、凛兮、洌兮、窔澒洞兮、突漩涡兮,迤逦欧亚,辽夐奥斐兮,帝国务壅民愚,阿国务诱民智,奋欲乘桴,而羿、奡掣楫,履冰业业,褰裳惕惕,触礁虩虩,擎舵默默,动其进机,静其止屉。藐湔泜潢污行潦,谁拔尔抑塞礌砢才猷乎?叹区区锤凿崔嵬,夸甚五丁手段?组织仁义,夸甚费蒋丝纶?抽玩爻占,夸甚谯程卜筮?在冈底峥嵘脉络,应多少豪杰诞身。沱潜彭湃之余,依旧荒荒巢燧,硬苦苦追踪盘古,弹丸摭拓封疆。累赘了将军断头,凄怆了苌弘葬碧,礼乐兵农治谱,纷纷把尧舜效尤。及淫滪轰平,黎邛顺轨,第薛蕊代芙蓉增色,杜鹃伏丛棘呼冤,峨眉秀鲜桢干材,勉取賨毡橦布,反猢狲美面目,豺狼巧指臂,狮狻盛威仪,口沫微飞,统犍叙胥惊灭顶,锦纨綷縩之服,宁称穷措体哉?伤哉!予安获贡蜀产哉?嶪嶪巉岩,类钟毓嶙峋傲骨。即肖形凹凸,早媷恼邑贵朝官;假饶赤仄紫标,虽盗跖犹贤柳惠,庶贫贱弗终贫贱哉?冀缓缓私赴泉宫,缴还躯壳,诳说神州缥缈,宜佛宜仙,虹彩霓辉,都较胜幽冥黑暗,讵识铅腥锡臊,遍令震旦褦襶,甫卸翳胞,遽烦汤饼,愧悔昏昏曩昔,泣求包老轮回。菩提、菩提、菩提!愿今番褪却皮囊,胚胎蝼蚁,堂砌殿穴,永教宗社绵延。虱脑虮肝,垂拱萃蟭螟肸蚃;蚊眉蜗角,挤首拥蛮触艐航;小小旃檀,妻妾恣红尘梦寐。噫噫!牂牁僰道,乃稽留客夜郎;种杂獞猺,啧啧厌鸮啼鴟叫。丘索坟,埋不尽酸胔醋骼,猜完哑谜,毕竟是聪明误我,我误聪明。宇宙忒宽,瞳眶忒窄,精魂已修所炼,特辜负爹娘鞠抚,受他血肉,偿他髑髅。浮沉乐与浮沉,孽由酷滥九经,始畀投生徼裔。且趁兹沙澄洗髓,渚澈湔肠,唏点月,哦点风,倩酒杯斟酌,就诗词歌赋,权谋站住千秋。瞧、瞧、瞧:蓼瘠椹敲,荷癯桨荡,却似仆凄凄恻恻、漂漂泊泊的情。勿慌!勿慌!料蓝蔚隐蓄慈悲,聊凭双阙梯崇,望银涛放声痛哭,哭到海枯石烂,激出丈长鼻腻,掬付龟鳖,嘱稳护方壶员峤,近约十二万年后,跟踪蹑迹,眡侬斫玲珑别式乾坤。
    ——拟江津临江城楼。原序:“飞来冤祸,理所不解,偶一触念,痛敝心肝。迟迟春日,藉此搜索枯肠,欲其不以冤情撄念耳。以泪和墨,以血染指,计得一千六百余字,明知抛查取厌,而故曼其词,谬欲以长制胜。阅者笑我之无耻,当应谅我之无聊也。噫!”原记:“计每面八百零六字,创稿一日,重检七、八日,因此中无一诗册撷拾,而牢愁郁结,意不开展,徒以此撩鄙怀、度永日耳!”

 

更多精彩E书请光临 http://ds.eyw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