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名家联集之

 

 

俞樾联集⑵


  集《经石峪》、《金刚经》

  不处下流;
  自然上达。

  不解事汉;
  真读书人。

  从小知大;
  受重著轻。

  老树若卧;
  微波如罗。

  但用我法;
  何畏人言。

  金经度世;
  白眼观人。

  金轮持世;
  宝典应时。

  山深围作国;
  树老化为人。

  不养生而寿;
  处尘世亦仙。

  日长金尊小;
  身老布衣高。

  书得花上味;
  人闻花下香。

  为善无不报;
  无欲而后刚。

  功名子孙事;
  天地圣贤心。

  未成灯下句;
  来数园中花。

  白眼观尘世;
  金刚养道心。

  有时而独往;
  无日不狂歌。

  有花皆解语;
  无树不生香。

  老树立如塔;
  清流绕作城。

  老树堪可怖;
  空山疑有仙。

  多言即少味;
  无欲斯有为。

  众香国中住;
  大罗天上人。

  尘根耨即去;
  清福种方生。

  身心万缘净;
  意味一孤灯。

  佛仙亦凡种;
  福寿在名山。

  坐观西山色;
  卧读南华经。

  但愿后平事;
  何须著罪言。

  罗衣称身着;
  华担在肩轻。

  树上长生果;
  地里及第花。

  是非听人世;
  礼乐付经生。

  畏闻人世事;
  高卧故山中。

  种成皆宝树;
  道合即金兰。

  荷高能得露;
  兰小已生香。

  高以下为体;
  轻乃重之根。

  读书必提要;
  处世要通经。

  读书能见道;
  人世不求名。

  著作空后世;
  礼乐法前王。

  欲无尔我见;
  须有老庄书。

  深思供佛句;
  微暗读书灯。

  清时最有味;
  白日长无为。

  照暗孤灯小;
  乘流一筏轻。

  福寿男则百;
  德功言为三。

  有恒可以入圣;
  无欲然后得刚。

  那能都如人意;
  要不大异我心。

  来从华严法界;
  去观天下名山。

  入乐国,住乐土;
  见异人,读异书。

  多言人,莫轻信;
  得意事,不妄为。

  人世亦能随俗住;
  我行最喜入山深。

  人奉高名非所取;
  天生清福不须修。

  万事随缘皆有味;
  一生知我不多人。

  山中作相尊之至;
  坐闲供佛夕无量。

  山中做等小兰若;
  天下人尊大布衣。

  千金白日虚言值;
  一老空山坐读书。

  凡眼何能别兰种;
  仙心方得爱荷香。

  及时上寿一大白;
  随时著华千碎金。

  不解俗言千种事;
  皆因身在万山中。

  不解养生偏得寿;
  颇思离世乃成名。

  长句未成三益至;
  清尊欲尽五经来。

  心至虚时能受益;
  目当暗处能生明。

  心上有天即见佛;
  山中无庙亦来仙。

  少白读书和上第;
  老来高卧称达尊。

  从来大白何能辱;
  果是真金定有刚。

  书有未观皆可读;
  事经已过不须提。

  世上声名天付取;
  山中事来我平章。

  功已告成还处女;
  身能长寿又多男。

  老树分行如立界;
  深山围住即成城。

  老树成行不见日;
  清流小触即成波。

  合眼已见诸仙佛;
  入园即如小河山。

  时歌白也微之句;
  一读庄子老子书。

  但求之我有定在;
  不得于心无妄言。

  我法去来皆不著;
  人间聚散莫非缘。

  昔往今来有如此;
  天清地旷无已时。

  修仙即是乘佛法;
  入城不异在山时。

  经在汉初无解释;
  字从斯后有真行。

  能以仙心修佛性;
  即教肉食亦清流。

  盘中仙果最得味;
  坐上修兰别有香。

  欲解昔贤何所乐;
  但观今我此时心。

  清波亦可辱以足;
  小树也能高及肩。

  道大随人各有得;
  心平处事一无求。

  尊前时复中清圣;
  灯下还能读汉书。

  解经切莫金根诳;
  弄性还须白堕来。

  度众生,应无虚日;
  凡百事,可以告天。

  戒言于先,言必信;
  明德之后,德不孤。

  大名在千佛经上见;
  此身于众香国中来。

  一念不起,彼我悉化;
  空山无人,仙佛皆来。

  人诵高名,如在天上;
  身无世尘,不入城中。

  人能读书,即为有福;
  我欲去谤,莫如无言。

  与其轻人,不如重我;
  但求无过,非必有功。

  独往独来,义之与此;
  众闻众见,德则不孤。

  善合众长,取孤之白;
  大有所利,于肉得金。

  有子弟可教,一乐也;
  舍道德不用,其贤乎。

  尊中有味,不为贤,必为圣;
  灯下无事,非读老,即读庄。

  深山无日无时,去来今不记;
  老树有华有实,色香味皆清。

  园乃甚小,山亦不深,颇得真意;
  食尚有肉,衣则以布,自称老人。

  集《汉鲁峻碑》

  春归花不落;
  风静月常明。

  清游止风月;
  生计在琴书。

  大雅不群自宏远;
  盛时所乐是清平。

  门外有人时载月;
  园中无事自弹琴。

  不居官职征高节;
  惟乐图书表雅怀。

  不通干谒门常闭;
  惟守琴书案自清。

  王体惟为拜石绌;
  三公安若灌园高。

  长物不留惟载石;
  清官有节是高门。

  无大无小归于静;
  有为有守视其人。

  为报春风能一石;
  当延明月作三人。

  东山高视小鲁境;
  南国流风怀召公。

  史氏三长惟在学;
  文家七发竟如神。

  百家九流视之掌;
  一日三秋怀其人。

  吕诗作史乃无秽;
  称石为兄自不孤。

  臣有图书足娱乐;
  人当花月自迁延。

  自有图书生计足;
  长留风月举家清。

  自构小园称独乐;
  时当令节作清游。

  自昔儒者长静穆;
  一时诗史广流传。

  休道春花无足览;
  能如秋月自然清。

  何人不谒图书府;
  所在当称通德行。

  报国之文在公等;
  传书而去有门生。

  纵怀花事当春去;
  畅足清游载月归。

  纵览书家师内史;
  盛传琴德比中郎。

  官高中外威仪盛;
  家在东南门第清。

  春花秋月自娱乐;
  三山五岳常游行。

  除琴书乃无长物;
  有花石而佐清游。

  高人不在百官表;
  远游当始三神山。

  高人自纪园居乐;
  文士还传山石诗。

  高官五马何足道;
  陈书百城以自娱。

  家除国史无长物;
  天下风月娱高人。

  能令一家长静穆;
  不惟日月是清和。

  惟有孤石作雅拜;
  自载明月当清游。

  雅事常留在诗史;
  清门所拜上花神。

  游人纵道五陵乐;
  高士自守孤山高。

  廉静自守则长足;
  道德自乐乃无忧。

  碑传良史廉平德;
  敬作中和乐职诗。

  儒者不为通一孔;
  史家所有是三长。

  儒者家风当静穆;
  学人体气自和平。

  春九十而园中常在;
  月三五于海外生明。

  门外清游,三五明月;
  园中花事,廿四春风。

  仁义自治,有为有守;
  琴书作乐,乃息乃游。

  石气纵清,花滋自润;
  诗怀始畅,琴德吕和。

  有花有月,国中乐事;
  无春无夏,城外清游。

  吕氏博义,自然通畅;
  中郎独议,大有发明。

  山高流长,足臣游览;
  春温秋肃,归之中和。

  如乐之和,乃有盛德;
  无书不览,是为通儒。

  报国宏文,济时高议;
  居家和乐,作吏廉平。

  作百一诗,臣自娱乐;
  临十三行,大有风神。

  纵览乐史,太平所纪;
  如在大令,永和之年。

  明月清风,人无不有;
  弹琴作诗,自足以娱。

  明月清风,足以乐矣;
  德行文学,兼而有之。

  诗若长城,四境独守;
  学如大海,百流兼归。

  南山等高,东海比广;
  春同流惠,秋月表清。

  帝曰干城,士称师表;
  民乐父母,吏敬神明。

  渡此江河,细流兼内;
  是为春夏,群物发生。

  家无长物,琴书自乐;
  天生高人,风雅之宗。

  家有小园,足以独乐;
  年当大董,自然长生。

  能守琴书,是为有子;
  自乐道德,不优无徒。

  强者明知,乃能是道;
  忠矣清矣,当视其人。

  集《泰山铭》

  九五福居首;
  七十载从心。

  为道则日损;
  有大而能谦。

  在山为宰相;
  于义乃祖师。

  其玉浑浑尔;
  乃心休休焉。

  其称名者小;
  能顺天者昌。

  惟孝蒸蒸义;
  其仁浩浩天。

  仁者安知者利;
  视其以观其由。

  有文章,有道德;
  是官府,亦神仙。

  乐其乐,利其利;
  道非道,名非名。

  居在仁,由在义;
  今与处,古与稽。

  居何在?仁是也;
  信在诚,君子哉。

  大山小山若伯仲;
  新值旧植称祖孙。

  大文自刻会昌集;
  小序如见永和人。

  山中人惟知自乐;
  天下事不在多言。

  小举金尊对明月;
  高张石刻闻古香。

  已成灵运山居作;
  不献相如封禅书。

  天下亦闻有官府;
  山中或已是神仙。

  文士成章时涉戏;
  山人行礼不为奇。

  以石为山焉用大;
  不风而雨也能凉。

  四是贝叶书衡政;
  百岁不闻金鼓声。

  汉史公书大著作;
  唐山人集小词章。

  立石自成小五岳;
  陈图而观大九州。

  立旗而观风顺不;
  举网有得月随之。

  众山自是群玉积;
  明月岂非七宝成。

  自有仙人非尽诞;
  由来名士亦通禅。

  合道德文章而化;
  如金玉锡石之储。

  多言自守金人戒;
  稽典时开玉海编。

  多福集于大度者;
  成功率在小心人。

  江上自来山万迭;
  尊前惟有月三人。

  亦有小山起平地;
  将随明月至山川。

  如是我闻尽风月;
  多与人同惟艺文。

  社事惟行一献礼;
  山居亦有九锡文。

  事在始终中毕举;
  儒由天地人咸通。

  岩石细储镇山宝;
  川行小制顺风旗。

  金石刻铭用皇象;
  文章典雅有相如。

  实始居山斯为祖;
  或能植物莫非师。

  厚地高天乐其乐;
  凉风明月仙乎仙。

  顺时自有金风至;
  构室惟求明月金。

  顺道尚烦风一至;
  归山惟与月同行。

  前古后今有如是;
  天高地厚无已时。

  海上日月随处见;
  山中积雨绝人来。

  高文典重张平子;
  旧迹存留王献之。

  文以先秦两汉为则;
  居有三山五岳之图。

  以苍史懿将求古义;
  用金人懿诫毖躬修。

  臣于三德之行咸备;
  书非先秦前汉不观。

  观五岳而知众山小;
  凡百川咸于大海归。

  视山人居若神仙宅;
  开文章府亦大将坛。

  山居乐事,三马有庆;
  文章大观,万象咸新。

  天生仙物,三千岁孰;
  地薄美利,九十月成。

  天生是人,以翼圣世;
  帝王作相,用缵戎功。

  天孙锡灵,精思乃启;
  文昌垂象,体运斯开。

  天锡六符,地贡万宝;
  易张十翼,书陈七观。

  无岁不孰,万宝之府;
  得月而明,群玉其山。

  今日云云,莫大风云;
  我心在在,表小山川。

  风至山中,无不和畅;
  月生海上,自极高明。

  为政不烦,顺明牧宰;
  与人同乐,是小唐虞。

  文岂无神,乃帝之命;
  山亦有史,是臣自修。

  圣于伯子,亦美其简;
  人如获也,始谓之和。

  古有文章,与我为戏;
  天将风月,助有之欢。

  正修齐平,是谓知本;
  诚著明动,乃能化邦。

  礼乐有成,乃称明备;
  功名不处,自极崇高。

  图难于易,为大于小;
  视有若无,居实若虚。

  顺时而行,归于安宅;
  修德有报,福在后人。

  秦刻岩石,以视后代;
  汉启宅壁,而求古文。

  请观玉衡,以齐其政;
  仍刻石鼓,而纪兹文。

  著则能明,明则能动;
  正而后修,修而后齐。

  厥修乃来,惟日不继;
  与人同乐,其益无方。

  德者本也,利者末也;
  礼以行之,信在成之。

  儒者有文,斯称风雅;
  山人无事,是谓神仙。

  叙事以先秦前汉为则;
  考文本方言广雅而来。

  通人无方,不为玉不为石;
  修士有则,亦如锡亦如金。

  文物天开,已尽东南之美矣;
  典章圣作,尚于庚子而陈之。

  集《秦绎山碑》

  书久绎乃显;
  理日战而长。

  臣家今高国;
  帝德古成康。

  乱流自起灭;
  远山时有无。

  金经略成诵;
  白日长无为。

  相亲维白石;
  所诵此金经。

  昧乃明之极;
  昔者今所因。

  道因时以立;
  理自灭而开。

  乐山泽而之野;
  明经义以著书。

  臣以壹经自乐;
  史称万石之家。

  帝德万世无极;
  臣家一经如初。

  无古无今道惟一;
  有可有不理自明。

  无言者天此理显;
  有道之世其日长。

  天年自乐今山长;
  帝德能书昔史臣。

  不以经明思自荐;
  维其道在泽长流。

  日暮万山如无有;
  天高四野极分明。

  为东极之五六日;
  著书可以十万言。

  以经史为无尽义;
  不山泽而有远思。

  世不能争维此理;
  臣之所乐莫如书。

  世登上理有极乐;
  臣除经义无壹长。

  四时不害年可乐;
  数世之利书可长。

  白乐天因天而乐;
  王无功成功如无。

  乐其所乐莫之禁;
  利不言利无所争。

  有无不争家之乐;
  上下相亲国乃康。

  戎功久著今天下;
  高义咸称古相臣。

  动之作之咸有道;
  高也明也今夫天。

  此日一去不可得;
  及时行乐其无辞。

  此乐无极臣壹石;
  斯世其康帝万年。

  自古以有年为乐;
  方今如初日之常。

  自天降康年乃有;
  及时行乐臣所能。

  尽日相亲维有石;
  长年可乐莫如书。

  极尽四时之所乐;
  自成壹家以立言。

  时定始成金石乐;
  功高长在帝王家。

  时绎古时明古义;
  请从山野著山经。

  昔之所经极可念;
  今如不乐请复思。

  始于在家能及远;
  困之为道如登高。

  帝立四维而定国;
  臣诵壹经以起家。

  帝德不以首山显;
  臣年乃如野王高。

  起灭万流金自定;
  久长壹念石为开。

  家无所有黔长乐;
  世尽能思白不群。

  理义明时有建白;
  功夫定后无思维。

  略诵古今成野史;
  具言金石著山经。

  惟孝于亲有石建;
  不言所利无王戎。

  清于极盛登咸世;
  诵此无为道德经。

  清于泰上无为世;
  长作天家在野臣。

  维于经义有献可;
  不从时世复争长。

  道在无言天自显;
  年高有德世咸亲。

  登高因诵白也作;
  立石自刻献之书。

  家有义,方称长者;
  道维强,立在初年。

  山高流长,请从所乐;
  道成德立,自显于时。

  书无经史,咸极其义;
  山有土石,分为之辞。

  功德既高,长在国史;
  金石之乐,下及臣家。

  远在泰古,乃有此乐;
  尽刻斯世,所无之书。

  乱流四下,疾于夫不;
  古石群立,作其之而。

  经史之泽,可以及后;
  道德既高,因而显亲。

  威仪可亲,帝称长者;
  康强不害,臣乐高年。

  威制强暴,惠及山野;
  泽流后世,功在邦家。

  帝称其功,世乐其利;
  及后者德,定远者威。

  既动复止,初念不及;
  自昧而明,群言尽除。

  家世之盛,长为称首;
  著作所定,无不成书。

  强者明者,乃能斯道;
  尽矣极矣,而复其切。

  登高而思,此乐万古;
  立言不袭,自成一家。

  莫不乐其乐,利其利;
  斯乃言无言,为无为。

  及地为乐,请自今日始;
  于世无争,长如泰古初。

  道义自高,如立六国相;
  著作极盛,可称万石家。

  后日思今,今复思昔,不如尽除此念;
  天下在国,国乃在家,其维自定于初。

  自泰初而皇而帝而王,理乱相从,止此一道;
  念古昔立德立功立言,辞义不袭,具在六经。

  集《曹全碑》

  有酒且共乐;
  无钱安足忧。

  泉石从所好;
  文章如有神。

  大圣忧乐同斯世;
  长史廉平报圣时。

  山野所受各有在;
  州郡之职安居为。

  门墙咸拜文中子;
  官爵仍迁乡大夫。

  不贪金章仍拜石;
  少疏文字复临流。

  开泉分水山人事;
  剪叶芟枝童子功。

  日与君平学周易;
  不同扬子返离骚。

  分居且复修农政;
  兴至时还角酒宾。

  风雨和平因圣世;
  民人欢乐是清官。

  方干以三拜为节;
  君平有百钱养生。

  为爱凉风开北户;
  因芟残叶出南山。

  功乃不流有定节;
  敏而好学无常师。

  且幸风雨和圣世;
  常存桃李在臣门。

  令子贤孙同继起;
  美人名士共长生。

  白日清泉常共隐;
  美人名士有童心。

  白石清泉从所好;
  和风时雨与人同。

  生遭圣主贤臣世;
  家在廉泉让水间。

  汉世金张牟重望;
  孔门曾闵拟清名。

  有钱无钱都不计;
  在山出山其奚殊。

  吏隐既分无造访;
  姓名尚在为文章。

  师商之间有位置;
  周秦以降无文章。

  名士风流咸所慕;
  儒生门户本常清。

  负米共嘉贤子孝;
  县鱼还述长官清。

  字学近参王大令;
  清名本拟蜀君平。

  叔子风流人所服;
  阳城孝节士咸归。

  和乃不流有定节;
  敏而好学无常师。

  官位早从三事后;
  文章尚在六朝前。

  泉流分布从无绝;
  枝叶扶疏不拟芟。

  泉遭急雨因潜出;
  风遇余云复勒归。

  曹子建文常敏疾;
  李商隐意本光明。

  野史所收或遗世;
  国风既远有骚人。

  常居贤母三千里;
  不慕高官万石家。

  遇石不拜为之揖;
  以酒拟圣甚于贤。

  曾南丰文章典重;
  王右丞居止清幽。

  辞章旧拟三都府;
  乡里仍名万石家。

  儒官本不亲民事;
  老学奚为让少年。

  儒者承家先孝弟;
  学人报国在文章。

  德义无官位而足重;
  文章勒金石以不刊。

  万里长城,圣意有属;
  百谷膏雨,民望所归。

  义在斯为,奚让贲育;
  理足而止,不因程朱。

  不出门庭,全收野景;
  相从里巷,大有高人。

  方州郡家,扬子之易;
  政事文学,孔门所学。

  文德武功,副是爵禄;
  殊方绝域,惮其威名。

  石不合拜,止相揖尔;
  臣盖于酒,时复中之。

  民和年丰,感拜神赐;
  家给人足,同乐时清。

  臣门桃李,遗有清景;
  名山金石,勒其雄文。

  同人与门,以辅其德;
  君子有谷,乃兴尔家。

  君子处世,有忍乃济;
  儒者属辞,既和且平。

  君子修德,无不获报;
  儒者明理,奚为费辞。

  即济乃定,是有易理;
  大极不动,斯为神功。

  所居临流,亲近泉石;
  有人载酒,商定文章。

  治国若鱼,不扰为福;
  养民如马,有害斯除。

  屋后远山,门前流水;
  农父赐酒,童子贡鱼。

  诸子百家,不分门户;
  名山大河,各效文章。

  理学程朱,辞章之门;
  德性曾闵,家世金张。

  退之工文辞,学者从而师事;
  司马相中国,远人服其威名。

  泉明归与归与,置老屋六七间,在山水之乡,白首相安,金章奚慕;
  居易乐哉乐哉,共及门二三子,志秦汉而上,干时不足,养性有余。

  集《汉隶》

  云出人间,合而为雨;
  泉流石上,清于在山。

 

更多精彩E书请光临 http://ds.eyw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