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名家联集之

 

 

康有为联集


  康有为(1858-1927),近代改良派领袖,后为保皇会首领。原名祖诒,字广厦,号长素,又号更生,广东南海人。人称“南海先生”。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进士。初年学习传统儒学。国家的危亡,现实的刺激,使他对旧学发生怀疑。1879年,接触到西方资本主义思想和当时的改良思潮,开始糅合古今中西之学,改良政治。1888年10月,鉴于中法战争后形势险恶,康有为第一次上书光绪帝,提出变成法、通下情、慎左右三事。1890-1893年,在广州、桂林聚徒讲学,著有《长兴学记》、《桂学答问》。他把三世说推演为乱世、升平世(小康)、太平世(大同),认为只有变法,才能使中国富强,最后达到大同的境界。1891年,刊印《新学伪经考》,认为东汉以来经学,多出刘歆伪造,“非孔子之经”,打击封建顽固派的“恪守祖训”,为扫除变法维新的障碍准备理论条件。继又编纂《孔子改制考》,尊孔子为教主,用孔教名义提出变法要求。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后,他于5月2日联合在北京会试的举人1300余人发动公车上书,极陈时局忧危,请求拒和、迁都、练兵、变法,并在政治、经济、文教等各个方面,提出了具体改革措施,初步形成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变法纲领。会试榜发,康得中进士,授工部主事。5月29日,在《上清帝第三书》中,再次阐述变法的理由和步骤,提出富国、养民、养士、练兵的自强雪耻之策。接着,又上第四书,正式提出“设议院以通下情”的主张。8月17日,创《万国公报》,宣传“新法之益”。11月中旬(一说为8月),与帝党开明官僚文廷式、陈炽等创立强学会,改《万国公报》为《中外纪闻》。随后赴上海设强学会,创《强学报》,推动各地设立学会、报馆,鼓吹变法维新。1897年11月,德国强占胶州湾。康又赶赴北京,上书光绪帝,提出不变法即将亡国的严重警告。1898年1月24日,光绪帝命王、大臣传康有为问话,康批驳了荣禄“祖宗之法不可变”和李鸿章维持现状的思想,力陈变法的必要性和具体措施。4月,他于北京成立保国会,以“保国、保种、保教”为宗旨。光绪帝于6月11日下诏明定国是,宣布变法,康有为深得倚重。在维新变法期间,康有为迭上奏折,起草诏令,对政治、经济、军事、文教等方面提出改革建议,与谭嗣同等全力策划新政,期望按照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模式改变中国的国家制度和社会制度,挽救民族危亡(见戊戌变法)。9月21日,慈禧太后发动政变,将康通缉。康有为逃亡海外。1899年创设保皇会,以保救光绪帝,排除慈禧太后、荣禄、刚毅等顽固势力为宗旨,成为保皇派首领。次年,义和团运动发生,他主张“助外人攻团匪以救上”,策动唐才常等人主持的自立军“勤王”,虽言定在海外筹办经费,却迟迟不寄。1901-1903年,他在印度撰《大同书》、《中庸注》、《论语注》、《春秋笔削微言大义考》诸书,阐述“循序渐进”、“不能躐等”的改制说,反对资产阶级革命运动。1907年,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后正式定为帝国宪政会),成为推动清政府实施宪政的政治团体。辛亥革命成功后,康鼓吹“虚君共和”。1913年返国,在上海主编《不忍》杂志,发表反对共和、保存国粹的言论,并任孔教会会长。1917年和张勋策划溥仪复辟(见张勋复辟),迅告失败。晚年在上海办天游学院,讲授国学。康生平著作甚丰,达139种。台湾蒋贵麟辑成《康南海先生遗著汇刊》、《万木草堂遗稿》、《万木草堂遗稿外编》等。

  抚射衔道义;
  接武在文章。
    ——题北京袁崇焕祠

  坦腹纳震泽;
  亡怀偃惠山。
    ——题无锡梅园

  泉声得清净;
  山色观庄严。
    ——题杭州灵隐寺

  高风振千古;
  印学话西泠。
    ——题杭州鉴亭

  坦腹纳震泽;
  高怀偃惠山。
    ——题杭州诵豳堂

  锦屏临海浪;
  法雨飞天花。
    ——题普陀山法雨寺

  云龙远飞驾;
  天马自行空。
    ——题桐乡福严禅寺方丈室

  异花天上坠;
  灵草雪中春。
    ——赠友印联

  拔地孤峰秀;
  开门三径通。
    ——赠友印联

  德成言乃立;
  义在利斯长。
    ——赠杨舍

  恪勤在朝夕;
  怀抱观古今。
    ——赠友

  结想在霄汉;
  即事高华嵩。
    ——赠仁丈

  斯文在天地;
  至乐寄山林。
    ——题乐山凌云寺月榭

  复生不复生矣;
  有为安有为哉。
    ——挽谭嗣同。联嵌谭之字“复生”及康名“有为”

  大翼垂天四万里;
  长松拔地三千年。
    ——自题

  一卧沧江惊岁晚;
  独凭栏槛俯崔巍。
    ——题新加坡槟榔屿某山亭

  一檐虚待山光补;
  片席平分潭影清。
    ——题西湖三潭映月

  大隐壶中有天地;
  幽栖物外领湖山。
    ——题西湖丁家山康庄

  天入长江生远浪;
  风吹落木下清秋。
    ——题镇江甘露寺

  江淘日夜东流水;
  地耸英雄北固楼。
    ——题镇江多景楼,在甘露寺内

  全以山川为眼界;
  别有天地非人间。
    ——题西湖丁家山康庄

  花开花落可天意;
  避地避世忘人间。
    ——题浙江一天山桃源亭

  身经亿万百千劫;
  丘也东西南北人。
    ——题上海西郊愚园天游书院

  以古今大文为述作;
  与天地清气相娱乐。
    ——集《兰亭集序》题南京灵谷寺佛祖殿

  左江右湖,兼领庐阜;
  荻花枫叶,且官浔阳。
    ——赠傅道尹

  天下为一家,中国为一人;
  知周乎万物,仁育乎群生。
    ——题天游学院
  大树飘零,草木犹知名姓;
  遗园明瑟,山林常忆将军。
    ——题扬州徐宝山公园

  死得其所,光第真光第也;
  生沦异域,有为安有为哉。
    ——挽刘光第

  十日死两贤,天下事已知矣;
  千钧系一发,后来者其念诸。
    ——挽黄兴、蔡锷

  丸泥欲封,紫气犹存关令尹;
  凿坏可乐,霸亭谁识故将军。
    ——题新安千唐志斋

  牧野鹰扬,百世功名才一半;
  洛阳虎视,八方风雨会中州。
    ——贺吴佩孚五十寿辰

  微君之功,今为洪宪之世矣;
  思子之故,怕闻鼙鼓之声来。
    ——挽蔡锷

  截海为塘山作堤,茂林峻岭树如荠。
  庄严旧日节楼在,今落吾家可隐栖。
    ——题青岛故居

  笄女萧娴写散盘,雄深苍浑此才雄。
  应惊长老咸避舍,卫管重来主坫坛。
    ——赞萧娴临写《散氏盘》

  道德犹有经,自东粤西湖,同奉遗教;
  天地不能久,唯妙门玄牝,竟传长生。
    ——题杭州黄龙洞

  中天台观高寒,但见白日悠悠,黄河滚滚;
  东京梦华销尽,徒叹城郭犹是,人民已非。
    ——题开封龙亭

  龙舸渡迷津,发大慈云,只要众生回首;
  山门开觉路,入欢喜地,更进十炷安心。
    ——题台北龙山寺前殿

  割据湖山少许,操鸟兽草木之权,是亦为政;
  游戏世界无量,极泉石烟云之胜,聊乐我怀。
    ——题杭州人天庐

  吾徒有复生奇才,说经锵锵有声,溯源知所自;
  乡贤绍船山学术,高轩隆隆辱过,捧杖叹无缘。
    ——挽刘人煕

  好问则裕,自用则小,虽周公之才美,使骄吝不足观矣;
  闻过则喜,见善则拜,若诸葛之公明,能集思庶广义焉。
    ——赠吴佩孚,劝其勿刚愎自用

  我则死耳,皇上如何?临刑片语从容,圣眷难留三尺下;
  君虽终矣,帝无可鉴!异日大冤昭雪,孤旌持表六人中。
    ——挽刘光第

  其身世系中夏存亡,千秋享庙,死重泰山,当时乃蒙大难;
  闻鼙鼓思东辽将帅,一夫当关,隐若敌国,何处更得先生。
    ——题北京袁崇焕祠

  遗侠而不怨,厄穷而不悯,天马开张,人龙奇逸,其自任以天下之重也如此;
  予曰有疏附,予曰有先后,管乐有才,关张无命,天不欲平中国之乱也呜呼。
    ——挽潘若海

  殷干酷刑,宋岳枉戮,臣本无恨,群亦何尤,当效正学先生,启口问成王安在;
  汉室党锢,晋代清谭,振古如斯,于今为烈,洽似子胥相国,悬眼看越寇飞来。
    ——挽戊戌六君子。 正学先生:明代方孝孺

  龙比烙刑,岳于惨祸,昔贤乃尔,君又何忧?魂魄若有知,应同正学先生,矢口问成王安在?
  汉庭党锢,晋世清流,前代如斯,今复再见!国家方多难,当效子胥帮事,留眼观越寇飞来。
    ——挽刘光第

  逄比孤忠,岳于惨状,昔人尚尔,于汝何尤,朝局总难言,当偕孝孺先生,奋舌问成王安在;
  汉唐党祸,魏晋清流,自古维昭,而今尤烈,海疆正多事,应共子胥相国,抉目看越寇飞来。
    ——挽谭嗣同

  沧桑多迁,陵谷多易,教宗多劫,国土多沦,亭阁鸡虫看得失,无一物当情,历尽成柱坏空,觉来栩栩;
  天地不大,毫末不细,大椿不寿,胡菌不短,微尘世界何爱惜,观我生自度,仍行慈悲喜舍,想入非非。
    ——题杭州人天庐

  毕生不茹荤,信乎房琯,为永师后身,为排袁而三黜,虽败犹荣,若老谋能成,今何至乱世;
  重暮遘移朝,不似杨彪,为曹丕屈节,曾荐我而冒险,无言竟逝,叹孤忠莫白,古之伤心人。
    ——挽瞿鸿禨

  维新首戊戌,惟公为变法第一人,为国忘家,忠主遗身,求才若渴,嫉恶如仇,苍苍者天不遗一老;
  削剡荐贤豪,为我系诏狱者二载,上无补国,下不救民,生来报德,死不莽丧,茕茕在疚永负是翁。
    ——挽徐致靖

  岛中有岛,湖外有湖,通此州折画桥,览沿堤老柳,十顷荷花,食莼菜香,如此园林,四洲游遍未尝见;
  霸业销烟,禅心止水,阅尽千年陈迹,当朝晖暮霭,春煦秋阴,山青水绿,坐忘人世,万方同慨更何之。
    ——题西湖三潭映月

  沧桑多迁,陵谷多易,教宗多劫,国土多沦,亭阁鸡虫看得失,无一物当情,历尽成住坏空,觉来栩栩;
  天地不大,毫末不细,大椿不寿,朝菌不短,微尘世界何爱惜,观我生自度,仍行慈悲喜舍,想入非非。
    ——题杭州人天庐

  傀儡曾遣登场,维新变法,备历艰辛,廿年出奔已矣。中间灰飞劫易,几阅沧桑,寿人笙磬忽闻,北海归来如梦幻;
  歌舞业经换剧,得失兴亡,空劳争攘,一世之雄安在?此时雾散烟消,徒留感慨,老子婆娑未已,东山兴罢整乾坤。
    ——六十自寿

 

更多精彩E书请光临 http://ds.eyw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