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改前哨 | 免费课件 | 备课参考 | 教案全集 | 说课实例 | 课堂实录 | 课文全解 | 唐诗宋词 | 作文宝库 | 选修教参 | 每课一练 | 单元试卷
名作欣赏 | 期中期末 | 现代文学 | 古代文学 | 外国文学 | 课文朗读 | | | 高考题库 | 进修学院 | | 我的书房
  您现在的位置: 高中语文资源网 >> 古代汉语
 
古代汉语的判断句





判断句是以名词或名词性的词组为谓语,表示某种事物是什么东西或不是什么东西,某种事物属于某一类或不属于某一类。现代汉语判断句的主语和谓语之间一般要用判断词“是”来联系,并帮助表示判断,否定判断就在是的前面加上否定副词“不”。古代汉语的判断句和现代汉语很不相同,尤其是秦汉以前,它不用判断词,而是在判断句的谓语后面加语气词“也”帮助判断。如:

制,岩邑也。  《郑伯克段于鄢》

都城过百雉,国之害也。  《郑伯克段于鄢》

张骞,汉中人也。  《汉书·张骞传》

有时候,主语后面还可以加上“者”字复指,引出谓语,这也是古汉语判断句的另一常见形式。如:

吾所欲者,土地也。  《韩非子·五蠹》

陈胜者,阳城人也。  《陈涉起义》

这种句中用“也”字煞尾,并且“者”与“也”前后照应,是古汉语判断句的典型结构。有时候,可以不用“也”字。如:

兵者,不祥之器。  《老子》

陈轸者,游说之士。  《史记·张仪列传》

有时“者”“也”都不用。如:

夫鲁,齐晋之唇。  《左传·哀公八年》

荀卿,赵人。  《史记·孟轲荀卿列传》

两例的主语和谓语都是名词或名词性的结构,这是判断句最核心的部分。

否定判断是在判断句的谓语之前加上“非”,如:

子贡曰:“管仲非仁者与?桓公杀公子纠,不能死,又相之!”  《论语·宪问》

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怒也。  《战国策·魏策》

此非所以跨海内,制诸侯之术也。  (李斯《谏逐客书》)

这种用法的“非”可以译成现代汉语的“不是”,便它本身并不是判断词,而是否定副词,它是来否定谓语的,而不是用来否定判断词的,所以不是“不”与“是”的结合。  

判断句的主语也可以根据语言环境省掉,多数出现在对话。如:

明日,子路行,以告。子曰:“隐者也。”  《论语·微子》

子曰:“非吾徒也。”  《论语·先进》

下面谈一谈与判断词有关的几个词。

1、“是”

古汉语中“是”的出现频率很高,但它并不就是判断词,尤其在先秦的时候,一般是指示代词,作用和“此”一样,常用来作判断句的主语。如:

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  《季氏将伐颛臾》

曰:“是何也?”曰:“无何也。是天地之变,阴阳之化,物之罕至者也。”  《荀子·天论》

两句中的“是”都是作句子的主语的,“是”后的部分作句子的谓语。“是”换成“此”意思和作用不变。有时候,“是”在句中的地位很像判断词,但一经仔细分析,会发现它仍是指示代词。如:

至攘人犬豕鸡豚者,其不义又甚入人园圃窃桃李。是何故也?  《墨子·非攻上》

“是何故也”似乎可以理解为“是什么缘故呢?”,“是”好像是判断词。其实,“是”仍是指示代词,作判断句的主语。“是何故也”即“此何故也”,在同一篇文章中,下文有“至入人栏厩取人马牛者,其不义又甚攘人犬豕鸡豚。此何故也?”语法结构和上面的例句完全相同,只是“是”换成了“此”,“此”不可能是判断词,可见这里的“是”等于“此”,也不是判断词。又如:

日月星辰瑞历,是禹桀之所同也。  《荀子·天论》

这里的“是”所处的地位也很像是判断词,但它实际是用来复指“日月星辰瑞历”的。文章下面还有“繁启藩长于春夏,畜积收藏于秋冬,是又禹桀之所同也。”“是又”等于“此又”,这里的“是”用在副词“又”之前,显然不会是判断词。

“是”作判断词用,汉代肯定就有了。从汉语的发展来看,判断词“是”正是由指示代词“是”发展来的,这是词义的转移。《史记》《论衡》等书中就出现了“是”作判断词的用例。如:

此必是豫让也。  《史记·刺客列传》

余是所嫁妇人之父也。  《论衡·死伪》

若枯即是荣,荣即是枯,则应荣时凋零,枯时结实。  (范缜《神灭论》)

显然,这些句子中的“是”已经成为判断词了,这反映了当时口语中判断句形式的新发展。但在文言文中,“是”字作判断词的句式始终没被普遍采用,甚至到明清以至近代,文言中的判断句,绝大多数仍然采用先秦的形式。如:

夫殷、周之不革者,是不得已也。  (柳宗元《封建论》)

然则变化无穷者,地利也。  (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总叙》)

例一的“是不得已也”就是“此不得已也”,“是”为指示代词,复指句子的主语;例二是典型的先秦判断句“……者……也”式,不用“是”字。

2、“为”

有人认为,“为”是先秦的判断词,很像后来的判断词“是”,翻译成“是”句子也讲得通。其实,“为”是个涵义非常广泛的动词,不是真正的判断词。如:

晋为盟主,诸侯或相侵也,则讨之。  《左传·襄公二十六年》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论语·为政》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子?  《论语·微子》

“为”有“作为”“算作”的意思,这些句子也是一般的叙述句和疑问句,不表示判断。只有极少数句子中,“为”才和现代汉语的判断词“是”相当。如:

余为伯鯈,余而祖也。  《左传·宣公三年》 (鯈,tiáo,伯鯈,人名。)

3、“乃”、“即”,“维”、“惟”

古汉语判断句中,有时可以在谓语前面加上“乃、即、维、惟”等,来帮助判断。如

吾乃梁人也。  《战国策·赵策》

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则幸分我一杯羹。  《史记·项羽本纪》

我马维骐。  《诗·小雅·皇皇者华》

厥土惟白壤。  《尚书·禹贡》

这四个词都不是判断词,前两个是副词,起加强肯定语气的作用,相当于“便”“就”;后二个是句中语气词,起引出谓语的作用,多数情况下,它后面的谓语并不能和前面的主语发生判断关系。“百工维时”(《尚书·皋陶谟》)“百工”与“时”并不构成判断关系。

判断句的活用:

判断句的作用本来是表示判断的,但古今汉语中都有不表示判断的判断句,也就是说,它们的主语和谓语并不是同一事物或同一类别,不能按照形式逻辑的要求来分析主语和谓语的关系。例如:

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  《荀子·王制》

曹公,豺虎也。  《资治通鉴·汉纪五十七》

这是用判断句的形式表示比喻的一种修辞手法。下面的句子虽不是比喻,但也不能用一般的判断关系来理解。

百乘,显使也。  《战国策·齐策》

朱绂皆大夫,紫绶悉将军。  (白居易《轻肥》)

第一句“百乘”指的是车马,“显使”指的是人臣,两者构不成判断,句子的意思应理解为“带着百辆车乘的是显赫的使者”;第二句意思是“佩带朱绂的都是大夫,佩带紫绶的者是将军”。这些句子必须灵活地理解。

判断句最常见的活用法,就是在表示因果关系的复句中,用带“也”的判断句放在表示结果的分句之后来说明原因。如:

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  《庄子·养生主》

此其近者祸及身,远者及其子孙。岂人主之子孙则必不善哉?位尊而无功,奉厚而无劳,而挟重器多也。  《触龙说赵太后》

例一的“割也”“折也”两个分句用来说明“更刀”的原因;例二以“位尊而无功”等三个分句来解释“近者祸及身,远者及其子孙”的原因。

上一篇文章:古代汉语的被动表示法
下一篇文章:古代汉语的词序